• 50周年,对登月意义的三点思考

    在探讨人类重返月球这一话题时,重新思考登月的意义和目的,比重新把人送上月球本身,更重要。
  • 登月电影百年回顾:多少人类的恐惧与神话由此而起

    因为月球背面的不可知,陨石坑的深不可测,月球也更容易成为阴谋论电影丶架空历史电影大本营。
  • 二次元的911,日本动漫史上最暗黑时刻

    世界上最棒的电视动画,就出自这家不起眼的小楼里。
  • 学伴争议:又一场无益的喧嚣

    只有那种简单粗暴的画面,才能牵动大多数人的神经,引出他们的口水,把他们团结在一起。
  • 《银河补习班》:一场笨拙的说教

    人物立不住,情节也疲软,感情戏强弩、说教又鸡汤,总体看起来特别幼稚,像极了中学生写的那种反对应试教育的作文。
  • 凤阳怀古

    忆苦从来都是成功人士的享受,苦难只有以成功作为结尾,才能够显现出它的价值,否则苦难永远也就是苦难。
  • 更多文章
    推荐作者
  • 阿来
    阿来,当代著名作家,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现任四川省作协主席。代表作《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等。
  • 陈思呈
    陈思呈,专栏作家,媒体人,作品:评论集《神仙太寂寞,妖怪很痴情》
  • 冯雪梅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
  • 姜建强
    姜建强,曾大学任教,研究哲学,20世纪90年代留学日本,后在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担任客员研究员,致力于日本哲学和文化的研究,积极书写、介绍日本及其文化,已出版有《另类日本史》《另类日本天皇史》《另类日本文化史》《大皇宫》《山樱花与岛国魂:日本人情绪省思》等。
  • 李长声
    李长声,作家。旅日多年,写了几本随笔,被称作知日。信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总之,不装。
  • 赖建诚
    赖建诚,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博士(1982),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1992—1993)。台湾清华大学经济系教授,专攻经济史、经济思想史。著作有:《边镇粮饷:明代中后期的边防经费与国家财政危机(1531—1602)》、《梁启超的经济面向》《经济史的趣味》《经济思想史的趣味》等,并译有雷蒙•阿隆《入戏的观众》和西蒙•波伏娃《波伏娃的告别:与沙特的对话》《波伏娃的告别:再见,沙特!》等。
  • 李娟
    作家。著有阿勒泰系列散文。曾用网名“去年燕子”。
  • 荣筱箐
    荣筱箐:居纽约,走南北,写东西,Alicia Patterson学者,普利策中心新闻资助金获得者。
  • 闫红
    作家,曾用ID忽如远行客,尔林兔。著有《误读红楼》《她们谋生亦谋爱》《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张爱玲爱过的那些人》《诗经往事》《周郎顾》《彼年此时》《如果这都不算爱:胡适情事》等。
  • 周黎明
    周黎明,文化评论人,以影评著称,以中西文化解读见长,著有中英文著作20余种。
  • 王笛
    历史学家,澳门大学特聘教授,著有《跨出封闭的世界》、《街头文化》、《茶馆》等。
  • 郑培凯
    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博士后。曾任教于纽约州立大学、耶鲁大学、新竹清华等校,1998年到香港城市大学创立中国文化中心,推展多元互动的中国文化教学。现任香港中华学社社长,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著作所涉学术范围甚广,以中国文化史、明清文化、中国审美文化、经典翻译及文化交流为主。著有《汤显祖与晚明文化》、《汤显祖:戏梦人生与文化求索》、《游于艺:跨文化美食》、《茶道的开始:茶经》、《茶余酒后金瓶梅》、《雅言与俗语》等。
  • 张宗子
    河南光山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五年,1988年秋自费赴美,学习英美文学。在报社从事翻译、编辑和撰稿工作多年,现就职于纽约市皇后区公立图书馆。业余写作,以散文随笔为主。出版有散文和随笔集《垂钓于时间之河》《空杯》《书时光》《不存在的贝克特》《一池疏影落寒花》《往书记》,以及译作《殡葬人手记》等十余种。
  • 季卫东
    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毕业后留学日本,获得京都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凯原讲席教授兼院长,获选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担任《中国社会科学》、Americ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Law等的评审人。主要研究领域为法社会学和比较法学。主要著作有《超近代的法》《法治秩序的建构》《现代中国的法制变迁》《宪政新论》《法律程序的意义》《中国审判的构图》《正义思考的轨迹》《秩序与浑沌的临界》《法制的转轨》《法治构图》《大变局下的中国法治》《通往法治的道路:社会的多元化与权威体系》等。
  • 刘新宇
    刘新宇,资深媒体人,上学路上公益中心发起人。曾担任《国际先驱导报》主编、《中国新闻周刊》副总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
  • 1/4
    大家书架

    为什么中国筷子比日本筷子长

    为什么中国筷子比日本筷子长

    为什么中国人使用的筷子往往更长呢,因为自14世纪以来,中国人习惯于在一张大方桌上一起吃饭,长筷子更方便从桌子中央的碗中取菜。
    活动实录
  • 梦回老成都:茶馆、文化与生活

    梦回老成都:茶馆、文化与生活

    成都茶馆是举世闻名,茶馆和茶客们创造了丰富的茶馆文化。成都茶馆的规模大和数量多,茶客的众广,对社会各阶层的很具包容性。

  • 日本人的画像

    日本人,喜爱自画像,也喜爱别人给他画,无论美丑

    人不是镜子,不可能像镜子一样纯客观地、一丝不苟地反映日本。任谁写日本都是在画像,用自己的眼观察,用自己的笔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