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一生只有一次耐高,努力拼搏不负青春时光。

  2018-19赛季耐克高中篮球联赛落下帷幕,这是属于中国篮球少年们实现篮球梦想的舞台,创办20年来已经成为国内最高水平的高中篮球联赛,无论规模还是影响力都在不断提升。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耐高努力向更高的水平前进,希望能够打造出属于中国高中篮球的经典赛事。

  怎样做,才能实现这个目标?日本高中体育的超级碗-甲子园,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耐高联赛专题】

  甲子园,日本高中体育的盛宴

  甲子园,是日本高中棒球锦标赛,也就是日本高等学校棒球选手权大会,由于是在日本棒球职业联赛阪神老虎队的主场甲子园举行,因此“甲子园”成为该项赛事的通俗指代。

  阪神甲子园球场

  日本高中体育的象征就是甲子园,每年夏天,日本各大赛区选拔出的优胜球队,将在甲子园集结,决出全国冠军。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总计有超过4000所高中参加地区选拔赛,争夺出征甲子园的名额,以2018年的甲子园为例,总计56支球队晋级决赛圈。

  从预选赛到决赛圈的比赛,都是一场定胜负,赛制很接近NCAA的疯狂三月,而从在日本国内的影响力来看,甲子园更像是日本高中体育的超级碗,全国瞩目,不分年龄层全民关注。在甲子园正赛期间,日本国家级电视台NHK和朝日新闻旗下的ABC电视台全程直播,从网络到纸媒都会有大量的版面对赛事进行报道,成为街头巷尾男女老少讨论的最热门话题。

  甲子园,让日本国民都变成了疯狂的棒球少年。

  甲子园参赛规模庞大

  一项高中棒球赛事,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以杀入2018年甲子园总决赛的秋田金足农业为例,因为校队参赛,学校将开学典礼都延期了,全校推迟开学。由于甲子园赛事没有赞助商,全部费用要学校承担,金足农业高歌猛进连续破关,学校之前预备的经费不足,秋田县的民众得知消息,很短时间内捐款就超过5000万日元。

  在秋田县,从学校到公司,从商场到车站,随处可见金足农业闯入甲子园总决赛的海报。总决赛当天,金足农业的在校师生,大多购买了机票前往甲子园为他们的棒球队助威,秋田县的民众也组团前去观战。尽管金足农业最终不敌传统豪门大阪桐荫,但当球队返回秋田县的时候,数千名民众到机场迎接,少年们成为家乡的英雄。

  校园体育成就百年传奇

  甲子园,一项校园体育赛事,为何能够在一个国家引发轰动效应,形成全民参与全民狂欢?首先,甲子园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这项赛事创办于1915年,已有百年历史,拥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

  棒球对于日本来说也是舶来品,1872年,一位名叫霍雷斯-威尔森的美国人来到日本第一番中学担任英语教师,他在课余时间教学生们打棒球,这项运动开始进入日本校园。

  与此同时,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日本人,也在本国推广棒球。技术工人平冈熙组建了新桥运动俱乐部棒球队,经常与当地港口的美国水兵比赛,起初是连战连败饱受对手嘲笑,但这支棒球队没有放弃,勤学苦练提升水平,最终打败了美国水兵。用美国人擅长的运动,战胜美国人,这对于正处于社会变革维新自强中的日本是强心剂,大大提升了日本民众的自豪感,棒球也因此在日本成为国球。

  甲子园的兴盛有历史因素在里面,但又不仅仅因为历史,这项赛事是日本体育文化的集中展示。在日本发展史中,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对于这个国家影响是最大的。在中国文化中,文武双全是日本人最为敬仰的境界,这就是日本教育中的“文武两道”精神。日本是极为重视文化课教育的国家,学生们的考试压力非常大,因为学历的好坏在日本能够直接影响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就业以及升职机会,因此高考在日本有着更为强烈的“一考定终身”的色彩。但与此同时,只能文不能武,在日本难以获得赞誉,这里面的“能武”指的就是体育,在日本文化中,体育是拼搏精神的体现,年轻人如果不参与体育运动,会被视为懒惰颓废消极难堪重任。

  以甲子园的参赛球队为例,训练强度非常大,全年无休,每天的训练时间超过5个小时。由于甲子园赛程密度很大,球员们常常要连续比赛,身体超负荷运行,尤其是球队的主力投手,运动量要比职业棒球运动员还要大。日本很多职棒运动员有过甲子园的经历,他们普遍的看法是,按照职业医疗标准衡量,甲子园一个赛季打下来,主力投手应该休息半年才能让手臂完全消除疲劳。

  然而,这项有可能给身体带来损伤的赛事,却是全日本少年们的梦想。每一年的甲子园比赛,都会有这样的场景:输球一方的球员们,哭着跪在球场,用双手挖泥土,他们将甲子园的泥土作为象征着荣誉的纪念,来到甲子园参赛,是少年们流汗甚至流血拼出来的,是实力的体现,日本尚武尊强的文化体征,在甲子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场地泥土成为甲子园参赛队员一生的印记

  拥有甲子园比赛经历的少年,长大后步入社会找工作都有优势,因为甲子园球员代表着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很受企业欢迎,而且日本很多大型企业,比如本田和丰田等,都有自己的棒球队,很欢迎拥有甲子园生涯的员工加入,这是日本全民体育的体现。

  由于历史原因,日本体育文化受美国影响极大,以校园体育为基础,注重培养青少年对于体育的热爱,在体育锻炼中塑造品格,从孩子开始逐渐形成全社会对体育的重视与推崇。

  日本的体育文化是从娃娃抓起,不同的年龄阶段有着不同的体育教学内容。以日本小学为例,1-2年级阶段,重点培养学生们的规则意识,团队精神,注重身体协调性和各项运动基本功的练习。进入3-4年级后,在基本功基础上,加入各项运动的理论知识。从5年级开始,要进行纪录挑战。

  纪录挑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体育达标,而是老师会发给每位同学一份个人体育纪录表,里面会记下这名学生每个体育项目的成绩,学校在成绩方面没有硬性指标,而是要求学生每次测试,都要努力做到比上一次成绩更好,侧重于超越自己的运动精神培养。

  日本在校园体育方面,有着非常完善的配套设施和专业人才。以在日本颇受欢迎的游泳为例,日本的公立学校,只要条件允许,都修建了专属于学校的游泳池供孩子们学习游泳。在游泳教学过程中,有专业的游泳老师指导,同时还配备了救生员与医务员,预防意外情况发生。

  日本引入了美国校园体育的机制,每个年龄层有着相对应的体育队,并有与之配套的比赛,赛事层层递进,从最基础的校内选拔,到县内淘汰赛,再到全国大赛,队员们从小就开始攀登体育运动的金字塔,这就是为什么进入甲子园的少年会那么激动,因为那是日本高中棒球最高殿堂,这种好胜心与荣誉感是从小培养而成的。

  耐高能成中国篮球甲子园吗?

  耐克高中篮球联赛创办于1998年,如今已经形成总计近130支球队参赛的规模,建立起小组赛-季后赛-赛区总决赛-全国巅峰赛的完整架构,腾讯体育视频直播,并通过现场直击与深度专访等方式追踪报道。在比赛进行期间,不但在校师生大力支持,球员家长也会组成后援团到场助威。

  比如4月7日结束的耐高北京赛区决赛,清华附中对决北京四中,比赛在五棵松进行,现场座无虚席,两所学校的校友团、同学团、老师团和家属团都到场助阵,后援团统一着装高举标语,呐喊声震耳欲聋,现场气氛丝毫不输NCAA疯狂三月。当清华附中最终夺冠后,球员们相拥而泣,在场的后援团也是泪洒五棵松,那种热情与感动,是一生只有一次耐高的完美展示。

  可以这样讲,从赛事规模、比赛质量、媒体关注度等多个方面进行评估,耐高都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高中顶级篮球赛事,是最热血的篮球青春之歌,是最情怀的少年篮球梦。

  五棵松体育馆座无虚席

  那么,耐高能成为中国高中篮球的甲子园吗?

  从覆盖范围来看,耐高是以北上广为主体,这主要是因为高水平的高中篮球赛事,对于举办城市高中篮球的整体水准以及配套设施有较高的要求。很多城市不乏一些篮球实力很强的高中,但数量有限,难以形成足够的规模,而如果跨省市形成赛区,又涉及到交通等实际问题。

  在设施方面,能够容纳较多观众,适合于直播的场馆,就能够让许多学校难以达标。实际上,即便是北上广三大赛区的参赛队,也存在设施不足的情况,比如上海赛区四强球队华模中学就没有室内体育场,主场比赛要使用第三方球馆。

  从篮球人才的角度来讲,北上广有着大城优势,尤其是北京的学校,能够吸引很多来自外地的,拥有出众篮球天赋的少年。比如本赛季耐高北京赛区冠军队核心球员褚添一来自河南濮阳,从13岁开始三次来清华附中试训才留队,并逐步成长为球队的王牌,是本赛季北京赛区的MVP。

  甲子园赛事的一大特点就是经常有黑马,比如2018年甲子园赛事亚军金足农业就是一路下克上杀入总决赛,而这种情况在耐高不易发生,南模中学已经连续21年获得耐高上海赛区冠军,最近几年的北京赛区冠军就是清华附中和北京四中轮流登上王座。

  南模中学作为上海高中篮球的霸主,他们在阵容建设方面早已形成优势,可以从初中、少年体校、全市乃至全国范围内选拔人才,每年寒暑假都有训练营,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慕名而来,而这些孩子只有通过南模中学的测试,才有可能留下。

  体育的发展需要人才流动,但高中篮球面对的情况是,高水平的球员大多流向北上广,进一步拉大了各地在高中篮球方面的资源差距,令耐高很难在更大的范围内铺开。

  对于耐高的发展而言,更大的挑战来自社会对于体育的认知。甲子园的成功在精神根源上是日本社会对体教结合的认可和重视,而我国在体教结合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维模式仍是社会主流,体育课通常只是文化课的陪衬。

  在体教割裂的传统思维驱动下,很多孩子即便有喜爱的体育项目,也只能浅尝辄止,家长会以“怕受伤”以及“耽误学习”等理由,不让自己的孩子在体育方面深入涉及,这造成了即便是校队球员,基本功也不是那么扎实,要等到高中甚至大学的时候才得到强化,但为时已晚。有球迷朋友抱怨CBA球队不愿意给学生球员机会,不能像NBA那样将校园作为人才库,而实际上CBA的教练也没办法,很多学生球员的篮球理念和基本技术动作都不适应职业联赛。

  这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基层教练的水平。美国的校园体育之所以强大,高水平的球员在退役后愿意去学校执教是一个因素,比如在今年3月的时候,前NBA全明星球员拉希德-华莱士就成为了一名高中篮球教练。当然,这种情况在我国高中也不是没有,本赛季耐高北京赛区冠军队清华附中篮球队的主教练张涛指导就是前国手,退役后投身基层篮球工作中,从2004年开始执教清华附中至今,为CBA以及各大高校输送了多位篮球人才,只是在我国的高中篮球领域,像张指导这样的教练数量很有限。

  当然,我们在发现不足的同时,也要看到积极的改变。我国对体育的重视程度,基层中小学体育设施的水准,都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大中城市的校园体育大多拥有各大主流项目对应的校队,并且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选拔培养,各地的体育局、教育局也会与职业队合作,开办体育训练营,退役的教练和球员,也纷纷创办培训班,体育从娃娃抓起早已不是空中楼阁而是已经脚踏实地。

  甲子园,有着百年的发展史,而耐高不过21年,发展阶段不同,差距自然存在,但这也意味着更大的发展空间。耐高成为中国的甲子园,任重道远,但绝非遥不可及,要知道我国核心篮球人口就有1.43亿,泛篮球迷数量更是高达4.82亿,拥有着巨大的潜力,关键看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