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深陷债务危机、资金链紧张的庞大集团(601258.SH),采取了多次自救方式未能解决目前的困境,难以化解当前面临的巨大风险。为了寻找生机,庞大集团被申请重整。

因流动性不足,庞大集团2018年内相继收到数十家法院送达的起诉状,涉及融资租赁合同、买卖合同、借款合同、股权合同、建设工程合同等纠纷共24起,涉诉金额达8.86亿元。5月13日,庞大集团发布了《关于被债权人申请重整的提示性公告》,公司的债权人北京冀东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重整。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冀东丰的控股股东是庞大集团,庞大集团持有冀东丰99%股权。这也就是说,向法院申请对庞大集团重整,看上去更像是庞大集团的“主动行为”。

“通过重整,主要采取‘债转股’的思路,庞大的负债情况会好很多。如果能转250-300亿,对于我们的资金压力会有很大的缓解,有助于公司恢复正常经营。”5月14日,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

对于重整,庞大集团方面表现出乐观态度。庞大集团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的重整申请若能被法院裁定受理,或许将成为其脱困再生的有效之途。但是,如果重整失败,庞大集团也将面临破产并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2017年4月,庞大集团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庞大集团及相关当事人最终被认定存在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处以罚款和警告。这一事件给庞大集团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银行停止放贷、车厂取消返利和授权、资产过大、资金链紧张、管理不善、高管离职等一系列问题,让庞大集团的经营风险不断加剧。

此前,庞大集团曾采取寻求投资、瘦身裁员、变卖土地、剥离店面等一系列自救动作,但收效甚微。不过,留给庞大化解风险的时间已经相当紧迫。

庞庆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尽管通过自救及有关部门的帮助,庞大的经营风险得到了控制,庞大也获得了支持。但是,一个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是,由于难以获得贷款,公司获取资金的渠道暂时处于停滞阶段,公司陷入了“没钱进车”的困境,现有的资金难以满足正常的经营需要。

通过重组,缓解债务压力,改善经营困境之后有利于其引入战投,或许将是危机中的庞大集团的唯一出路。

被申请重整

庞大集团在提示性公告中称,2019年5月13日,公司收到冀东丰公司送达的《告知函》。冀东丰公司在《告知函》中称,鉴于公司无法清偿其到期债务,已于2019年5月13日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2017年5月4日,为补充流动资金用于进货,庞大集团与冀东丰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公司向冀东丰公司借款人民币17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同日,冀东丰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公司提供了上述借款。借款到期后,庞大集团因资金紧张,未能如期向冀东丰公司清偿上述借款。此后,冀东丰公司曾多次以电话、致函等方式催收。不过,截至2019年5月13日,庞大集团尚欠冀东丰公司上述《借款合同》项下款项人民币1700万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如果法院受理了申请人对公司的重整申请,法院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公司或管理人将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债权人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庞大在公告中表示,目前尚未收到法院对申请人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申请人的申请是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如果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公司还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的规定,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自救难求生

庞大现金流非常紧张。2018年,庞大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20.34亿元,同比下降40.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55亿元,上年同期为2.12亿,同比暴跌3003.23%。在去年A股十大亏损王里,庞大集团位居第四。

2018年,庞大集团总资产近乎腰斩,从2017年末的635.31亿减至328.71亿元,同比减少了48.26%,公司总负债为263.9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28%。其中,货币资金2018年12月31日余额为人民币 67.94 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66.32%,主要是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减少及债务偿付支出所致。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22.32亿元,同比减少 97.43亿元,主要是因为购买整车款支出多于销车收回款。

从庞大的业务结构来看,汽车销售及售后仍然是其主营业务,其中汽车销售是主要的利润来源。不过,2018年,庞大集团汽车销售业务的毛利率为-7.54%,较上年同期减少了11.16个百分点,对公司盈利带来了巨大影响。

庞大集团称,由于报告期内公司资金紧张,采购量资金不足严重影响公司采购及销售,因公司采购量不足,为达成厂家年度内各项考核指标,无法足额取得厂家优惠政策和返利支撑,2018 年度公司实现销量 25.19 万辆,较上年同期减少 22.98 万辆,同时公司急于变现库存,部分库龄较长车辆只能折价销售,导致经营成本上升毛利下降。 此外,公司在2018年度因资金紧张导致融资金额下降,融资成本上升,财务费用增加。

2017年4月,因信息披露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是庞大陷入危机的导火线。证监会对庞大集团的调查,让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开始对庞大集团丧失信任,产生信任危机。庞大开始陷入融资难和资金链紧张的困境。

庞大集团表示,2018年度,受市场环境波动较大及公司立案调查事件持续发酵等因素影响,公司经营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部分金融机构对公司采取了一系列紧缩信贷措施,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进一步加剧,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为了缓解风险,庞大集团努力寻求政府、金融机构、厂家等得到支持。通过向唐山市河北省政府求助,政府支持化解庞大金融风险工作启动。针对公司面临流动性短缺的现状,唐山市委、市政府及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并经国家银保监会郭树清主席和国家证监会的同意,庞大集团债务风险化解工作会议于9月28日召开,组建了全国金融债委会,并下发了会议纪要;为加快落实《庞大集团债务风险化解有关工作会议纪要》精神,唐山市政府于10 月 18 日召开了专题会议,就唐山市内主要债权银行支持庞大集团债务风险化解工作进行研究部署;10月 24 日,主席行民生银行主持召开了庞大集团金融债委会第一次主席团会议。截至目前,按照银保监会的要求,各主要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人,都能做到不停贷、不断贷,执行两年缓冲期和停止罚息的规定。

这给了庞大集团两年的缓冲期。但是,据接近庞大集团的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尽管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支持,债权人对于庞大集团仍然非常谨慎,保持观望的态度。虽然银行不再抽贷,但庞大集团也无法获批新的贷款。

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庞大集团巨额的债务问题,经营状况难以向好发展。今年一季度,庞大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4.83亿元,同比减少68.26%,净亏损为4.89亿元。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把公司就耽误下去了。两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到今年9月就一年了。在这种情况下,也想过很多解决方案,但是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停滞不前。”庞庆华对记者表示。

对于庞大集团而言,必须尽快解决现金流问题,恢复正常的进车和销售。引入战略投资显得极为迫切,但从目前身负的巨大债务来看,难以获得投资人信任。

机会与风险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重整制度即是债务重组的重要方式之一,重整也叫“法庭内债务重组”,是避免企业走向破产清算的一种拯救制度。当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法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的申请。

庞大集团在提示性公告中称,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如果能通过重整程序妥善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公司将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为此,申请人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为妥善化解公司目前的危机与风险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

对于庞大集团而言,通过“债转股”,公司将减少负债率,每年也可以减少十几亿的利息,来缓解当前巨大的资金压力。但公司的股东构成也会发生较大变化,庞庆华及公司管理团队的股权将被稀释,持股比例将大幅减少。据庞庆华透露,管理团队持股比例或将从原来34%减少到3%左右。但股权结构的变化,不会对公司的管理团队产生影响。

当然,对庞大集团而言,还需要盘活闲置资产、积极引进战投,但高负债、重资产、资金风险都是其引入战投的阻碍。去年8月10日,庞大集团发布的《关于五八车服拟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公告中》称,庞大集团5名自然人股东将其合计持有的3.6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1%),以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天津五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交易对价总额为5.95亿元。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庞大的经营风险,庞大与58的合作没有成功,58的战略投资计划已经中止。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公司还在寻找新的投资人进行商谈,不过不便具体透露。但前提是通过重整,解决债务问题,才能够对新的战投具有吸引力。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庞大集团在汽车销售方面有着多年的经验,在全国有着多家店面,这对于目前正试图跨界进入汽车销售领域的地产企业具有一定吸引力。例如,此前,切入造车领域的恒大,就通过入股广汇汽车,完成了其在汽车产业链销售端的布局。

在采取一系列自救措施无果后,重整或已成为快速解决庞大集团债务危机最行之有效的方式。但对正面临“生死浩劫”中的庞大集团而言,自救求生的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