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这人啊,越长大,就越觉得童年是个宝库。

这不,最近新版《倚天屠龙记》开播,几乎跟之前所有翻拍剧一样,唯一的积极作用,就是告诉我们,以前的电视剧有多经典。

热搜上了几个,全都围绕着老版,一会儿是#周海媚从周芷若变灭绝师太# ,最后我们都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一会儿是“你最喜欢哪版周芷若”“你最喜欢哪版赵敏”。

而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就直接因为#收视率上升#上了热搜,不得不说新版《倚天屠龙记》的带货能力还是不错的哈哈哈哈

然后芒妈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可能是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美女最多,贾静雯演的赵敏,高圆圆演的周芷若,郭妃丽演的殷素素,陶虹演的纪晓芙,陈紫函演的蛛儿,陈秀丽演的小昭,就连丁敏君除去人设都让人还是赏心悦目,所以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女演员身上。

而最重要的张无忌的扮演者苏有朋倒是很少人提起。

在金庸笔下,张无忌是一个性格比较复杂的一个人物,侠义心肠,重情重义,同时又性格温和,优柔寡断,对待感情更是左右两难。

而苏有朋则非常优秀地完成了角色扮演,有吴启华版珠玉在前,也毫不逊色,甚至还成为了一代经典。

这也让芒妈忽然觉得,苏有朋会不会是我们忽视的童年演技咖,虽然是歌手出身,但经典角色颇多,剧抛脸,无论是《还珠格格》里的五阿哥,《情深深雨濛濛》里的杜飞,《绝代双骄》里的花无缺,还是《无敌县令》里的杭铁生,《老房有喜》中的苏小鹏,以及《倚天》的张无忌,放在一起丝毫不觉违和。

然后翻了好多以前的资料、采访才发现,苏有朋的履历,简直就是活生生一本《少年偶像是怎样炼成》的。

出道30多年,从小虎队,到五阿哥、张无忌,再到百花奖最佳男配角(《风声》白小年)和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左耳》提名),不仅颜值在线,佳作频出,还能不断转换角色,简直优秀!

所以芒妈今天就来跟大家回顾一下苏有朋的不断转型,从挑战不同角色到成为“畅销”导演的故事。

跟大部分传奇一样,“小虎队”虽然是华人团体偶像的鼻祖,但成立却纯属偶然。

1988年7月,台湾开丽公司推出一档“青春大对抗”节目,里面由3位女生组成“小猫队”担任主持人助理。节目大受欢迎后,有人提出应该加入3个男生助理平衡。

于是18岁的体育生吴奇隆、17岁的舞蹈生陈志朋、15岁的建中高材生苏有朋就脱颖而出组成了“小虎队”。

一开始,他们只是做些造型和搬运等工作,但没想到,这3位青春无敌的少年一出镜就抢尽主持人风头,引得万千少女疯狂,收视率跃居冠军不说,演唱的歌曲也很快走红。

因此,1988年12月,“飞碟”唱片公司就将他们签为旗下艺人,从此出道。

在当时,小虎队就相当于现在的TFBOYS,还是没有经过被黑阶段的那种,一出即爆火。

而就像现在的偶像男团一样,他们三个也有各自的人设。吴奇隆和陈志朋,一个是体育生,一个是舞蹈生,所以是帅气酷炫担当,而苏有朋因为笑容亲和,成绩优秀,便设定成了邻家少年,懂事的乖乖虎形象。

在三个人的合影,苏有朋总是牙齿露的最多的那一个。

但也因为只是学习好,苏有朋在“小虎队”里的舞蹈基础是最弱的。跳舞慢半拍,甚至成了他的一个标签。

于是,他也会花加倍的时间来努力练习。

可他努力的岂止这一点,虽然成为了风靡亚洲的偶像男团成员,学业上却一点也没落下。百科上是这样写他的:

“苏有朋自小便十分聪明,喜欢上各式各样的特长班,如:珠算、心算、奥数、英语、写作、书法等等,并学习电子琴,参加学校合唱团。他的父母怕他太辛苦,想要减少他参加的特长班,他还用绝食做抗议,最终父母无法,只好让他继续学习。”

因为他当时读的高中,是台湾排名第一的建国中学。家长们相信,这么优秀的偶像是不会教坏自己的孩子的。

于是,在“乖乖虎”的盛名之下,成绩优越,性格温和的苏有朋,到处都是他的亲妈粉,真·普天之下皆他妈。

晚上十点多打车回家都会被司机念叨:“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这样不乖哦。

但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到了考大学的时候,粉丝、媒体、甚至其他家长,都等着看这个“乖小孩”能考得怎么样。

他怕舆论失望,于是在1990年9月,宣布大学联考之前,不再接受任何通告,专心备考。

终于,1991年,苏有朋考上了台大机械系,分数在全台湾理工科系排名第五。

要知道,除了高三,整个高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排练、出唱片、巡演啊!

后来,苏有朋在台大出过一本叫《我在建中的日子》的书,里面写他每天2小时的复习计划:

“下午一点三十分到两点二十分念国文,接下来休息,三点起床,到四点仍然念国文,然後是晚餐,四点五十分到六点念国文,六点十五分到七点十分念英文,七点二十分到八点十分念文化教材,八点三十分到十点十五分念国文,十一点十五分到十一点五十分念英文,十一点五十到一点十分念国文,一点四十五分到三点都念国文。 ”

试问,这样努力,怎么可能学习不好?几年前他接受采访,记者问他是不是学霸。他说自己:“几乎只有第一名,同学们还蛮讨厌我的。

但,这个看上去学霸气息满满的机械工程专业,其实是他按照排名随便选的一个。因为他觉得,只要考上了排名高的学校和专业,就证明了自己担得起大众对他的期待。

因此三年之后,他终于确定自己完全不喜欢、不适合这个专业,而且想到以后也不会做这个职业,决定休学,还开了记者招待会告知公众。

虽然当时在节目上说,自己并不难过,反而觉得从未有过的自在。

可时隔多年的访谈里,他才坦诚自己当年死寂一般的心态。

因为就是这样一个休学的决定,立刻让他从所有小孩的楷模变成千夫所指。用今天的话来说,这大概是人设崩塌后的反噬。

在当时的网络论坛,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输又碰”。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敢见人,觉得自己成了过街老鼠。

而接着,1995年,“小虎队”解散,让苏有朋再度陷入低潮。

为了生活,他开始到处求通告,据说最落魄的时候,他的银行户口只剩下两万人民币。

之后,他试过单飞出唱片、主持和上综艺,但通通都没什么水花。

直到《还珠格格》的出现,苏有朋才找到转型的方向。

但拍《还珠》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之前没有学过表演,苏有朋拍戏总是被导演骂。在北京水土不服,开始长了满脸的包子。每天拍完戏回酒店,他都在不断反问自己:“啊,我在干嘛呀!”

所幸他还是坚持住了,每天写日记,不停打击自己,告诉自己心态要归零,什么都从零开始。

“我就跟自己说,你已经不是一个偶像了,你还有很多不足,通通都要重新学习。”

为了提高自己的演技,他有事没事就都蹲在监视器旁,认真看其他演员是怎么演的。

记得《中餐厅》张铁林那一期,张铁林就说苏有朋后来演皇帝时,瞪眼的劲跟他《还珠格格》里一模一样。

就这样,他演出了一个真挚又深情的五阿哥,和赵薇饰演的小燕子一跃成为荧幕最佳情侣,不仅为自己赢回了人气,火遍大江南北,还给我们带来一个无比美好的童年。时至今日,仍是各大卫视暑期档必备电视剧。

翻红之后,苏有朋说他感触最深的一次,是和林心如在香港办《还珠格格》签名会时,被围得水泄不通:

“当时好像是来了8000人吧。说真的,我低谷这几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一时百感交集,我那时就有一个感觉,啊,原来失去的东西是可以通过努力拿回来的。”

打开了演员市场后,苏有朋便开始了一连串童年经典角色的塑造。

《情深深雨蒙蒙》中单纯执着、鲁莽诙谐的杜飞——

《老房有喜》里阳光帅气、清凉舒服的苏小鹏——

《小鱼儿与花无缺》中温润如玉、俊美隐忍的花无缺——

《无敌县令》中守正不阿、气宇轩昂的杭铁生——

《少年张三丰》里痴情潇洒的易天行——

以及文章开头聊的《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

但尽管这么多经典角色,就像何老师调侃的,每年寒暑假《还珠格格》的重播,都会直接把他“打回原形”。

于是,他开始想办法提升自己演技,接一些很有挑战性但却让人看起来“自毁形象”的角色。

这期间,他去演了舞台剧《菊花香》,虽然演技依旧被人批评——

拍主旋律电影《康定情歌》,还在《热爱》里饰演一个人格分裂,还是没有受到大众关注——

直到《风声》中,那个整日瞧着兰花指唱昆曲的伪军总司令男宠白小年惊艳亮相——

为了演这个角色,苏有朋自掏腰包去北方昆曲剧院学了一年的昆曲。学成以后,苏有朋给导演陈国富唱了一段《游园惊梦》,陈国富当场就惊呆了。

但进组后,因为对戏的都是周迅、张涵予这样的影帝影后,苏有朋又压力大得想要逃跑,和经纪人商量要不要退出算了。所幸他还是坚持下来。

在拍摄白小年用刑后水池惨死的那场戏,需要他全身泡在水中。为了更加逼真,剧组往池中倒入大量污物。冬天脏污的池水寒意彻骨,苏有朋却没有丝毫抱怨,泡在水里一遍遍重拍被鞭子抽打的镜头。

风光时飞扬跋扈,垂死前凄厉狰狞,凭借这一角色,苏有朋斩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到这时,大家终于对苏有朋的印象有了“演技好”这个标签。

再之后,苏有朋又开始转到幕后,去做导演。

《左耳》的拍摄,他一连几个小时坐在摄像机前磨镜头,处女座导演的作风,让所有参与者抓狂。

而《嫌疑人X的献身》,由于此前已经有了成功的日韩版本,必然困难重重。既要考虑中国观众,情节和台词的修改还得经过东野圭吾先生的书面签字确认。

开拍前,他和编剧一遍遍推敲剧情和细节,细到了黑板上的数学公式都是请数学教授写的,一个双簧管吹奏镜头也咨询了中学音乐老师。

每天收工,苏有朋还会留在片场抠细节。就连一向自我严苛的张鲁一都说,第一次遇到一个镜头拍一天的导演。

最终,《左耳》票房5亿,获得了北京电影节“2015年度最青春文学IP”,苏有朋也被正式提名台湾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

第二部《嫌疑人X的献身》,作为一部悬疑片,票房4亿,作为一个新晋导演来说,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人欣慰。

终于,苏有朋不再背负着青春偶像的枷锁,而是有着歌手演员导演多重身份,优秀到无以复加。

而那些曾经既是成绩也是枷锁的过往,也会在录节目时主动提起。

除了带了一张小燕子的海报“羞耻”赵薇,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还在赵薇开玩笑让苏有朋唱首小虎队的歌时,用《有一个姑娘》还击——

多年挚友,都是少年成名,都是拼命想摘掉以往标签,如今的敢于直面,完全是因为自我努力的坚持,逃过了吃老本的庸碌,也逃过了昙花一现的落寞。

时的苏有朋,通透松弛,已经不是那个刻意逃避过去的自己。

记得他在《风声》得奖之后说过这样一段话:

“努力有时候的确是不会被看到的,但我还在坚持着。”

“我不需要大家一直关注着我,肯定着我。”

“我只希望有那么一瞬间,就像现在,会让人觉得,啊,原来他过去二十几年也挺努力的,这就够了。”

对啊,一个偶像就应该是这样。 不是“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的饭圈流行语,而是你根本不需要强调自己有多努力,有多成功。

因为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你做过什么,成为什么,大家都会看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