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前言:本文作者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母亲。因为发现女儿在所谓的“重点小学”出现了种种“不适应”,几经纠结,才决定带着孩子逃离。

文章写成后,这位母亲不敢在自己的公众号发布,也不敢署实名,因为怕孩子的老师看到——就算是已经逃离了,还是心有余悸。

文后第三部分,我们附上了旅美独立学人、心理咨询治疗师彭小华老师的阅后手记。

本文搭配【

这所重点小学的管理方式,细思极恐

】这篇文章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01

名校

教育就是一件关系着你我,每一个人,每一个孩子,每一个人的未来的事情。体制内、体制外、私立、公立、新教育,并没有哪个人能够逃脱,我们这个时代的教育困惑,和现行教育,带来的后果。

孩子仍在小学阶段,因此讨论的更多是6-10岁,启蒙阶段的教育。

其实我对目前通用的小学课本,并没有太大意见。数学课本很灵活,加减乘除、南北东西、钟表、对称图形等都教,内容难易排列有序。英语课本从对话起步,贴近生活。语文课本虽然内容零碎,但至少还有些对应传统节日的篇章。孩子对学校的教学内容,也能逐步接受,启蒙教育的基础打得很牢靠。

然而对孩子在学校生活的不安感,从二年级一次进班观摩开始。

语数外三门课都上得活泼有趣,无可挑剔。孩子回家说:“如果每天老师都能这么笑着上课,上课都这么好玩就好了。”

我那隐约的不安感,更多来自课前课后的时间。

刚一到校,离上课还有一刻钟,是交作业和早读的时间。一进教室,就看到有两个孩子站在讲台上。其中一个,眼神紧紧地看着台下坐的小朋友们,另一个拿着粉笔,准备往黑板上写学号。盯着的那个,不停在说:“表扬XX号,批评XX号。” 记录那个就赶快写在黑板上。原来这是早读时间,看哪个孩子在安静读课本,哪个没有。

课间,孩子们起来玩笑了几分钟。快要上课,语文老师走进教室,只开口说了两个字:“安静。”所有活蹦乱跳的孩子,瞬间回到座位上趴下,头枕在重叠的手臂上。教室里再没有一丝声音。

两个字的命令,迅速执行,堪比训练警犬。

第二节课后眼保健操,仍然有一个睁着眼睛不做眼保健操的孩子,站在讲台上,不停地说:“表扬XX号,批评XX号。“然后我看我家孩子也没有做眼保健操,后来她说,她的工作,是负责把那个监督孩子说的学号记录下来。

还有一次是因为有事,中午提前去接孩子。12点55到校门口,看着满校园活蹦乱跳的孩子。然后1点,打铃了,神奇的铃声,几乎5秒之间,整个操场就空了。然后就有一个老师,在校园里拿着大喇叭喊话:“表扬二年级,批评四年级。“然后老师继续拿着大喇嘛刺耳地喊话:“昨天中午图书馆太吵闹,图书馆不是拿给你们打闹的,是拿给你们看书的,听到没有!”

还有很多小小的信号,让我越来越不安。

孩子每次周末或假期经过学校,都要唱一遍:“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再补充一句:“讨厌的学校!”

孩子回家吃晚饭狼吞虎咽,塞一大口进嘴,乱嚼几下乱吞。我提醒她。

她说:“在学校习惯了。20分钟要吃完。不赶快吃我吃不饱。”

孩子说:“学校是监狱。”

孩子说:“老师拖堂,我没有时间接水和上厕所。”

孩子说:“今天体育课,又变成数学课了。”

孩子说:“今天美术课,被语文老师占了。”

孩子说:“今天每一节课都在做卷子,做了一天的卷子。”

孩子说:“我以为周末有两篇口算,多做了一篇,老师说要把多做的那篇,另外抄题重做。”

孩子说:“都三年级了,我再熬熬吧。”

孩子爸爸和我希望为孩子们争取一点课间自由活动的时间,去学校跟班主任交流沟通,希望老师们能按时下课。

后果是,孩子被单独喊去问话,警告不可以把学校的事情告诉家长,同时警告不可以把这次单独训话告诉家长。

孩子憋了两天,委屈地告诉了我们。

家长会,某位老师直白训话:“不要觉得你们懂教育,我们才是最懂教育的人。”、“不要到学校来跟老师找事,后果就是你们自己的孩子倒霉。”

孩子仍然去上学,仍然清楚明白地掌握知识,仍然回家自觉地写作业,仍然数学考100分和附加题满分,仍然语文作文满分。

然而孩子的身体开始出反应了。期末考试后发烧4天,昏睡五天。新学期刚开学就肚子疼,疼到几乎不能触碰。

身体与情绪直接相连。那些9岁孩子用逻辑思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用身体直接表达了。

孩子爸爸和我商量之后,果断转学。

02

逃离

在新学校的第二天,老师跟我说,建议给孩子带个汗巾来上学。

我有点惊讶,问怎么了?

老师笑着说:“一有机会,她就在蹦床上去了。课间、午饭前午饭后,有一点时间就在跳。”

在新学校的第二个周末,星期天时,孩子问:“怎么还不上学。我想上学了。我也不想有寒假暑假。我想上学。”

孩子说:“学的内容有点难,但是不像原来学校那么死板。”

回家认认真真写了一篇老师布置的作文,每一个字都在田字格里写得很漂亮。写完,孩子舒了一口气,说:“不用规定字数写作文,真舒服。”

这是一所坐落在城边乡间的小小学校。有着有教育理想的老师,和简陋的校舍,和一个土坡坡操场。

原来的学校,在市区,环境优美,学校设施齐全。

家人问孩子:“新学校的操场大不大?”

我内心有点尴尬,心想就是个土坡坡。

孩子很肯定地回答:“很大!很多好玩的地方!”

回答让我惊讶。

回过头来想想也是,原来那么大个操场,可是楼都不准下来。孩子想玩操场一角的双杠,要偷偷跑去。

这是一个只有20多个孩子的学校,可经历过三年原来的学校后,我再也不担心这么少的孩子,会影响社交能力的发展。

离开原来学校时,我问孩子,有没有哪个同学舍不得,可以约出来聚一聚。

孩子想了好半天,说:“我就是和老同桌能多说几句话。”

想想也是,40多个孩子的班级,从早晨一到校开始,就有同学站在讲台上监督早读时有没有人说话。中午吃饭有老师监管。放学后立刻排队离校。周末同学们差不多都在各种兴趣班,很难约出来玩。

上学到三年级,孩子没有一个好朋友。然而在学校之外的群体里,她是个能比较快和大人孩子都说上话、玩起来的孩子。进新学校第一天,老师也说,很大方,和年龄相仿的孩子已经能玩起来了。

不是课本和课堂内容的问题,不单单是教学的问题,而是没有课间玩耍、没有运动量足够的体育课、不能安心吃一顿午饭、孩子发生事情不能得到公正公平的处理、没有和同学说话玩耍的自由时间、没有交友的机会、没有家长和学校之间的沟通渠道、不允许家长反应问题、不允许孩子回家反应学校问题、把好奇热爱新知识的孩子活生生变得厌学,等等。

我们坚定地把孩子转走了。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逃离这个时代的教育问题。

每一个孩子,都关系着所有人的未来。

救救孩子!(完)

03

彭小华老师手记

这是一位小学三年级女儿的母亲手笔。文中谈到的事情,她先后三次同我聊过。

第一次,她谈到孩子学校和班级的种种难以理解的禁令,感到不安,但选择和孩子一起忍耐,毕竟女儿上的是本市最好的公立学校之一,如果留在公立学校系统,她不敢期待还有更好的选项;

第二次,不久前的寒假,老师的言行更匪夷所思了,懂事的女儿对上学采取了视死如归的态度,因为她那所本市最著名的小学之一对她而言分明是一所“监狱”,她无比心疼,采取的做法是教女儿不把老师的情绪失控视为针对自己、与自己隔离开,认识到老师的幼稚,避免受到老师言语、行为的伤害;

第三次,就在前几天,她告诉我,女儿的压抑和对老师惧怕终于体现为身体症状,身为母亲,心疼、惊诧、愤怒、心碎、内疚……都不足以形容心中况味。

她是一位文艺、本真、淡漠超然的母亲,最终她觉得女儿的身心健康更重要,决定带着她逃离这所外人仰之弥高的著名小学。这个决定不那么容易做出,逃离的结果,她有诸多的不确定,种种的担心。

基于社会关切,公共情怀,她决定把自家遭遇的情况写下来,还没来得及写,昨天曝出了成都一所著名中学给学生吃劣质变质食品的新闻,她连夜写下了此文。

她说:没有一个孩子该被这样对待。

文章写成后,她不敢在自己的公众号发布,就是在本公众号发布,也不敢署实名,因为怕孩子的老师看到——就算是已经逃离了,还是心有余悸。

一个小学老师怎么有那么大的威风?不仅孩子惧怕,连家长也惧怕?

她可以警告全班家长不要对班级的事说三道四,否则孩子要遭殃;她可以警告孩子不准把学校发生的事、包括她警告孩子的事告诉父母;家长们在家长群私下说了什么她都知道,因为有家长截屏发给她——原来,这个老师还培养了耳目、“特务”了!

谁给了她这么大的权力?她是老师,还是皇帝、独裁者?谁能保护学生免受她的伤害?

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老师,是特例吗?、

问对教育,致力于为学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