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作者|芥末堆 知风

  编辑|芥末堆 吉吉 天一

  “还没毕业就有种被社会淘汰了的感觉......”在人民日报“将新增和被撤销的专业”微博下方,这条“无助”的回复收获了最高赞。

  教育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416个本科专业被撤销,这也意味着又有一大批学生成为了本专业的最后一届。实际上在过去的五年,中国大学被撤销的专业增加了六倍多:2014年这个数字还只有66。

  专业被撤销的原因不一而足。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未来或将有更多专业面临整合优化、裁并撤销的命运。伴随着新一轮扩招的步伐,办好开设的专业,将是高校发展必经的考验。

  “作为本专业学生瑟瑟发抖”

  刷微博时,湖南工业大学的在读生倪婕发现自己所学的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登上了被撤销榜榜首——去年全国17所高校砍掉了它。对此,她却并不感到意外,还略带调侃地说:“作为本专业并还没有毕业的学生,瑟瑟发抖。”

  湖南工业大学所处的株洲是个服装大城。倪婕称,她的学校目前没有撤销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打算,甚至还一直计划扩招。

  不过倪婕吐槽道,所学专业不仅特别累,而且就业前景堪忧。她发来的课表显示,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要求修习的课程超过二十门,不仅要学“中外服装史”等背景知识,还要学习服装从设计到制造等实操工艺,PS、AI、CAD等软件,更需要熟练地掌握。

  专业课虽多,学到的知识却并不与市场实际需求对口。“事实上,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衣服。”在倪婕眼中,本专业学生通常会在毕业后选择考研、当教师或设计师,有的甚至直接转行。

  芥末堆了解到,人才饱和是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被亮“黄牌”的原因之一。知乎网友@拒绝青椒在“学服装设计好找工作吗?”问题下方答道,该专业工作虽然好找,但从事服装类工作的人数众多,“尤其服装设计,可以说是一捞一大把。”

  倪婕有些后悔当初的选择,也考虑过转专业,不过由于不想重修专业课,她又打消了念头。她形容自己,选报专业时“脑子进水了。”

  和倪婕一样对所学专业不满的学生不在少数。随着被2018年新增与撤销专业名单公布,网友们开始了一场自嘲式的狂欢:“四大劝退专业‘环材生化’”、“同教技(教育技术学),快毕业了,感觉自己什么都学了,又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学”、“一入工地深似海,从此妹子是路人!别学土木工程了!怕以后连个对象都找不到。”

  被撤专业五年增长了六倍多

  芥末堆统计了教育部2014-2018各年度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或审批结果》。数据显示,过去五年来,中国高校被撤销专业数量增长了六倍多。

  2014年全国被撤销专业总数为66个,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416个。除了2016年仅出现小幅增长外,2015年、2017年、2018年的增长率均超过了60%,其中2015年达78.8%,2018年达72.6%。

  2014-2018年全国高校裁撤专业总数变化图(芥末堆据教育部数据整理)

  被撤销专业的门类也显得五花八门。其中,工学类专业在五年来被撤销了267个,在各门类中数量最多;数量较多的还有理学(190个)、艺术学(168个)、管理学(131个)。哲学、历史学、医学、农学等门类专业则“较为幸运”,被撤销数量仅在个位数。

  2014-2018被裁撤专业学位授予门类(芥末堆据教育部数据整理)

  芥末堆注意到,部分门类在近两年来被撤销数量显著增加,比如农学、经济学等。以经济学为例,2014-2016年间,均无大学撤销这一门类的专业。2017年开始,北京联合大学、沈阳师范大学等院校撤销了经济学。到了2018年,中国传媒大学撤销贸易经济,电子科技大学撤销经济统计学、国际经济与贸易。

  从具体细分专业来看,除了服装与服饰设计外,2018年被撤销较多的专业还包括教育技术学、信息与计算科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产品设计,这四个专业的撤销数均超过了10个。

  一般而言,此类专业面临的招生困难、学科教学目标重合、就业前景堪忧等问题,均会导致专业被撤销。

  去年,湖南文理学院撤销了教育技术学专业。高考规划机构道南教育蔡晓辉分析称,“该专业主要是培养计算机辅助教学的人才,本科就业率不高,招的一大部分学生是被调剂过来的,对专业兴趣不大。一些教师对信息化的应用认知仅仅停留在多媒体上,该专业的教学内容在大数据时代已经落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被撤专业中不乏曾经的热门。除了部分专业只是“改名”或并入同类专业外,更多专业的消亡则是因无法满足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需求。

  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在2018年11月举办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强调,“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

  撤销专业是扩招后遗症?

  去年,浙江大学撤销了10个专业,包括教育技术学、应用化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等。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吴华表示,各个学校撤销专业的原因不尽相同,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举例解释道,“很多学校撤销教育学院,因为它没有对学校的发展做出期望的贡献,不能在业内产生足够的影响。”

  高校撤销专业,往往是外因与内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1999年教育部出台《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到2010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适龄青年的15%。这拉开了高等教育扩招的序幕。

  扩招的一个直接结果是,许多院校为了迅速扩大办学规模,实现“专科升本科”、“学院改大学”,忽视自身情况盲目开设热门新专业。但后续师资、教学及自身管理水平跟不上的问题,则在办学过程中逐步显露了出来。

  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曾在接受《中国教育报》采访时表示,“在高校扩招的大背景下,一些高校不顾自身条件,办起了一些并不具优势的专业。而当这些专业毕业生在市场上受到挤压,校领导提出要停办这个专业时,相关教师的反对声,让做这个决策比登天还难。”

  市场需求变化的速度,常常快于高等教育改革的速度。吴华表示,“你的专业如果没有市场认可,难以吸引到教师,学生招不起来,招到学生后就业也不怎么样,与其如此,不如进行专业整合。”

  教育部在2019年工作要点中提及,将继续实施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合格评估和审核评估,并启动高等职业教育专业评估。吴华告诉芥末堆,高校评估也是部分专业被裁的原因之一。“一个专业需要什么样的教授、师资及就业情况都有要求,如果达不到就会拉低全校的整体评分,高校就会考虑裁掉该专业。”

  实际上,撤销专业的手续相对简单。高校自主设置专业实行备案制,决定要裁撤的专业后,走过相关程序,经过教育部门审核公示,便可不再招生。

  新增与裁撤,都将回归到内涵建设上

  对于曾在拟被撤销专业就读的学生来说,尴尬的不只是没有直系学弟学妹,他们未来的就业或多或少都将受到影响。这是砍掉专业带来的阵痛。

  但从长远来看,及时止损对学生和学校来说都利大于弊。倪婕认为,“毕竟每个学校都要寻求适合本校的发展专业,而不是一味地招生,不管学生的毕业就业率以及学校的共同发展。”

  撤销不合格专业的步伐也不会停下。

  4月4日,教育部在一流本科专业建设“双万计划”中提出,对建设质量不达标、出现严重质量问题的专业建设点,将予以撤销。而据公开报道显示,各省早已陆续就高校专业设置提出了改革措施:

  江西省教育厅2015年首次开展了本科专业综合评价,截止2018年共砍掉了200多个专业点。

  山东省教育厅要求,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出现办学条件严重不足、教学质量低下,连续2年就业率较低的专业,除个别特殊专业外,应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连续5年不招生的专业,应提出撤销。

  山西省教育厅按照余量消减、存量升级、增量优化的原则,对高校专业设置进行调控,减少专业与办学方向符合程度低、与办学定位不一致、办学同质化等问题。

  新疆教育厅提出,对办学条件不足、教学管理混乱、教学质量低、人才培养定位不适应社会需求,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60%、对口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50%的专业亮黄牌,限期整改,直至停止招生、撤销专业点。

  ......

  不断变革的高校招生和人才培养方式,也是专业精简的一大推力。据悉,部分高校在招生中采用专业类招生,学生入校学习一定时间后,在专业类相关专业范围分流。也有一些高校在学生入学后,实施宽口径培养方案,将相近专业的学生安排在一起上基础课,或者允许学生跨专业选课。

  “以后口径会扩大,比如说原来是三个专业,今后把它统一搞成一个专业,共同学习,在专业里面选择不同的方向。”吴华表示。

  在2018年416个专业被撤销的另一面,全国增设了2072个专业点(备案专业点1831个,审批专业点241个)。而往年被撤销最多的工学类专业,也在新增专业中占比最大,达44.35%。

  当一批旧有工学类专业被撤销,另一批就会如浪潮般涌现。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当属“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工科专业:就在3月21日,人工智能专业被列入新增审批本科专业名单,35所高校获得了首批建设资格。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撤销并非就是坏事,新增也不等于高枕无忧。

  随着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从规模扩张转向内涵建设,从“量”转向“质”,将是高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面临的考验。不盲目跟风、办有能力办好的专业,显得尤为可贵。毕竟对学生来说,如果未来所学专业被撤销,他们受到的影响,很多时候不会随着专业一同消失不见。

  芥末堆注:倪婕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