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2015年3月5日,“互联网+”行动计划首次提出,“把以互联网为载体、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搞得红红火火”正式将整个互联网+以及O2O推向了高峰。O2O一时间风生水起,各行各业都乐于去分一杯羹,教育领域也不例外。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教育O2O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教育培训领域融资记录不断刷新,越来越多的资本入局,不少教育O2O公司宣布获得融资。轻轻家教2015年上半年连获四轮融资;疯狂老师9个月拿到5轮融资;跟谁学拿到5000万美金A轮融资......

  伴随着融资高潮而来的是机构的烧钱大战,对于多数用户来说,烧钱并不能培养他们的忠诚度,经历了纯粹的烧钱补贴失败。2015年下半年,整个行业开始经历大变革,资本由热转冷,曾经火热的教育O2O赛道开始变的沉寂,众多玩家纷纷离场,谋求新的发展。有的平台发展在线教育业务;有的平台从O2O升级成OMO;有的平台发展B端和技术业务能力;也有平台直接转型为其他的业务等。时间拉到2019年,曾经那些声势浩大的教育O2O公司现在都怎么样了?

  经过梳理,黑板洞察发现,比起2015年教育O2O赛道融资频起、玩家不断的局面。2019年大量的机构都在时间的洗礼中或转型或沉寂,能熬下来的寥寥无几,教育O2O平台为何难以走下去?

  教学是非标准化的产品,每个孩子学习基础都大不相同,不同老师的教学模式也可能完全不一样,这样一来便导致可复制性很差,难以标准化。背离了O2O快速扩张的条件。

  对比其他高频低价的服务,教育O2O是低频高价且重决策的服务。符合孩子需求的老师不容易找,当家长选定某个老师对孩子进行辅导后,一般不会轻易再更换辅导老师,整个教学过程会持续较长时间。所以在平台帮助家长完成了决策之后,家长也就脱离了平台。

  O2O的意图是“去中介化”,绕开传统培训机构,直接给家长与学生对接好老师。但是事实上,好老师永远是稀缺资源,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即便做足了信息对称,一个好老师能带的学生数量只有个位数,实力不够的老师依然鲜有人问津,两头分化。最终,好老师仍旧只是在和少数家庭对接。

  烧钱补贴吸引用户黏性小。通过一定额度的补贴吸引优秀的老师,一旦补贴停止或减少,优秀老师不一定会坚守平台。而且家长的诉求是辅导效果,一旦平台上的老师质量不够好,家长即使勉强使用着平台补贴,但若一直未找到理想老师,家长也会考虑更换平台。况且,过度烧钱还会导致平台面临资金链的压力,一旦资本撤出,就必然会面临倒闭的可能。

  对教育行业并没有产生其他的价值。只是更改了一种服务方式,让用户通过互联网,根据教师信息以及用户评论信息来挑选老师,但是这种参考依据并没有多大的可借鉴性。评论刷单很容易造假,众多家长只能通过多次试讲来独自判断一个老师是否值得信任。它和线下的培训机构也就无异,甚至体验效果更差。

  并且,教育O2O平台要生存,作为“中间人”,如果平台不向家长或老师收取佣金或其他费用,维持生存也是问题。然而一旦收费,那么与培训机构“中间人”就没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市场同质化严重。市场容量有限,每家平台并没能做出自己的特色出来,最终大多数耗不起的平台就逐渐被淘汰出局。

  历史不只是用来铭记也用来反思,纵观如今还在活跃的企业,它们又是如何抗住寒冬、逆流而上最终存活下来?

  01.轻轻家教

  保留到家上门业务,并发展在线教育业务

  2015年9月,停止机构补贴。

  2017年重新定位,核心业务从上门1对1辅导扩展至上门、在线个性化辅导,并推出在线课“放心老师”。

  2018年推出“家课堂”的教学服务模式,为用户提供上门/在线复合式到家教育服务。

  2018年初,和即构科技达成合作,通过接入即构科技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方案,上线1对1、1对4、1对6等多种在线教学班型,完善K12小班教学整个线上课程体系,调整在线课程的业务比重。在传统O2O基础上,更进一步,朝着S2B2C发展。

  02.选师无忧

  升级为OMO模式,让更多来自平台之外的机构的老师在参与时打开更多的市场

  2016年6月,轻平台、重服务,转向C2C方向,建立线下体验中心 。

  2016年7月成立在线事业部,布局K12在线1对1,上线达分课在线1对1,由家教服务布局直播答疑。

  2017年12月,布局教育服务,发展到家、在线、共享三种服务方式,实现资源共享。

  2018年3月探索教育OMO模式。

  目前,选师无忧以OMO模式转型发力线上业务,致力拓展教育的消费升级、线上线下融合的教育新零售OMO模式。

  接下来,继续拓展线下中心,在一线城市以直营店为主,在二线及以下城市,以加盟和联营为主。

  未来三年发展目标为:2021年底,在全国发展不少于100家城市体验中心,培训孵化不少于100名体验中心校长,为不少于100万人次的中小学生家庭提供教学服务。

  03.跟谁学

  转型B端和技术业务能力

  2016年转型B端服务,2016年3月推出面向中小机构的天校、U盟和商学院。

  2017年将toB业务完全拆分并独立运营。

  2017年7月全面转型,定位于B2C在线教育机构,主体业务聚焦toC业务。

  2017下半年转型在线直播课程模式。跟谁学主体的业务包括,百家云、天校、跟谁学平台以及跟谁学商学院四个板块。

  2018年6月,除了主体业务,还推出“高途课堂”、“金囿学堂”、“微师”、“成蹊商学院”等产品。

  04.小海豚上门早教、樱桃老师

  将业务转向线下,O2O平台只有真正提升自己的线下服务体验,做好最基层的服务,才能提升核心竞争力,更好地避免同质化竞争,最终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2015年11月,小海豚上门早教、樱桃老师宣布合并。合作后“樱桃老师”和“小海豚”两个品牌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双方的早教业务将进行整合,并和实体店合作打造婴幼儿服务连接中心。

  05.老师好

  转向在线直播、在线1对1等形式。一对一辅导直播既拥有可以消除学生和老师间资源信息不对等的差别,而且沟通效果也会更好

  2015年5月,“师全师美”改名“老师好”。

  2015年下半年,将战略重点逐渐转到直播业务。

  2016年9月,由O2O教育服务平台,升级为“名师+直播”的教育知识交易平台,以C2C的模式来运营。

  06.其他

  请他教2016年4-5月将所有家教O2O业务裁掉,转型托管服务,并推出请他教旗下的一个子品牌“可爱学”,专注服务3至12岁的儿童。

  神州佳教从家教进一步细化到亲子教育,将自身定位在B2C的服务模式上。迎合家长需求推出亲子活动项目,通过“老师+机构+活动+资讯+社交”的方式,培养社区教育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