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罗永浩和锤子科技正挥别科技舞台,在罗永浩鼓捣出自己的电子烟品牌之前,他的昔日小伙伴仍可能在科技圈继续展现自己的价值。

  但是,“锤科“精神和理念能给这些小伙伴以及他们踏入的新企业,带来新的机会吗?

  曾任锤子科技首任CTO的钱晨,又一次踏上了征途。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前锤子科技CTO钱晨已加入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SLG),负责百度 SLG 中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负责人杨永成现已离职。另据36kr报道称:“目前百度SLG事业群正在将小鱼在家合并进百度的硬件体系,钱晨博士已经去百度园区工作了。”

  带着一口津腔津韵、喜爱文玩的钱晨,与西装革履范儿十足的百度AI走在一起,不知道是否会有一种违和感。关键是,目前AI已经是百度的核心业务,而且对智能音箱这一块也极为看重,而未能让锤子科技一飞冲天的钱晨,加入百度后究竟会为其智能硬件带来哪些发展契机?拥有十几年行业经验的钱晨,会为百度智能硬件带来市场的高度认可,还是会带出另一条锤子轨迹?

  不愿做创业者的钱晨

  如今谈起钱晨,外界首先想到的应该是锤子科技前CTO这一身份。这并不是因为其在锤子旗舰做出了多么亮眼的成绩,而是因为罗永浩+锤子科技本身就是一个流量大户,在老罗的推动下,钱晨算是公司第一个走上前台并被外界熟知的CTO。而此次加入百度负责以智能音箱为主的智能硬件业务,算是声学出身的钱晨再一次拾起老本行。

  1998年,钱晨获得了中科院水下声学博士学位。此后他成功加入当时如日中天的摩托罗拉,担任北京摩托罗拉研发中心担任电子与声学工程师。在摩托罗拉的13年时间,钱晨一路从工程师做到高级工程经理。期间,他主持过A6188、A388、A388C、E680、E6等多款经典摩托罗拉机型的硬件研发工作。如今看来,在摩托罗拉的从业经历也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辉煌的时刻。

  但是,在时代变革的大潮下,摩托罗拉没有跟上脚步,这也非钱晨的一己之力所能左右的。

  2007年,初代iPhone开启智能手机时代,2008年HTC G1成为首款Android智能手机,2011年小米问世,互联网手机时代正式开启。而作为传统通讯行业巨头,和老对手诺基亚一样,摩托罗拉在这些新生势力的竞争之下迅速衰落、跌至谷底。

  最终,摩托罗拉手机业务于2011年卖身谷歌,而钱晨也在此时离开了公司。离开摩托之后,钱晨加入芯片厂商 Marvell 担任硬件总监。这些履历都反映出一个特点,钱博士并不是一个创业者,而是典型的高级金领。

  这段时间,钱晨拒绝过雷军递过来的橄榄枝。

  一直以劳模形象示人的雷军,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创业初期其曾花费3个月的时间游说钱晨加盟。不过,当时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钱晨并不相信雷军表现出来的满腔热血。毕竟,创业是要先付出再回报的。

  据腾讯科技此前的一篇报道中透露,当时在雷军长时间游说下,钱晨已经即将加盟小米,但最终在薪酬方面双方没有达成共识。钱晨坚持现金不能少,股份多少无所谓。而雷军则认为,作为创业团队,对股权不在乎的人不会有创业精神,更不可能全身心投入,所以最终只好放弃。最终,雷军选择了钱晨的摩托罗拉老同事——周光平。

  雷军未能说服钱晨,但口才更好(舍得砸现金)的罗永浩花费了半年的时间,获得了钱晨的认可。据罗永浩回忆,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带着一口津腔津味的钱晨见到老罗,先拉着他聊了半天文物和古玩。而老罗则是带着一股理工男的执拗想聊自己的锤子,于是乎双方都在“不靠谱“的感觉中结束了首次会面。

  但是老罗有毅力,坚持和钱晨继续谈,不谈理想就谈待遇吧。于是,2013 年 7 月钱晨正式加入锤子科技,成为第 42 号员工。加入锤子的同时,钱晨还从摩托罗拉找来很多前同事,带着这批人为锤子组建了硬件方面的第一梯队。对此,罗永浩曾在一次采访时表示:在钱晨加入锤子以前,外界几乎都认为锤子是做“贴牌机”的,而在钱晨加入之后,外界的质疑才逐渐平息,锤子手机的研发也开始走上正轨。

  但是钱晨和罗永浩这组CP并没有持续多久。作为手机行业门外汉的老罗,有着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但都被真-理工男钱晨以技术实现不了全部否决,这无形中也加剧了二者之间的矛盾。加上T1、T2、坚果1代连续三款产品的市场表现失败,让本就暴躁易怒的罗永浩失去了耐心,这种情况恐怕也是钱晨难以凭借一己之力所能改变的。

  2015年7月,钱晨从锤子科技退休。离开锤子之后,钱晨彻底退出智能手机行业。或许,彼时的钱晨会有些许后悔当初因为薪酬的原因,拒绝了“雷布斯“的邀请。毕竟,相比从锤子“退休”,如果当初加入小米,此时钱晨的名头可能就是“小米联合创始人”了。

  总的来看,虽然拥有相当成熟的智能硬件行业经验,但对于创业型企业,钱晨似乎并不那么匹配。那么,现在高举高打要在市场建功的百度智能硬件事业群会如何?从某种角度来看,虽背靠百度这棵大树,但总体来说这个事业部还是处在一个内部创业的状态。

  面对尴尬的市场局面

  拥有专业技术背景的钱晨,加入百度之后无疑会为其智能硬件业务带来新的助力,因为百度的智能硬件业务目前太需要一个领军人物了。总体来看,虽然百度的AI水平在国内处在于相对领先的位置,但作为纯互联网企业,百度在智能硬件特别是IoT生态的布局方面仍有着不小的尴尬。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近期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报告》显示,第四季度百度智能音箱销量为220万台。这其中,售价89元的小度智能音箱占据了绝大部分,虽然其依靠低价策略为自己获得了不小的市占率,但是整体上仍是贴钱销售,越大的销售量也就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压力。更为关键的是,这些走入百万家庭的智能音箱,如何能被用户真正用起来?

  从内容方面来看,百度目前主要的内容资源来自爱奇艺,而爱奇艺的主要资源内容为视频节目,对于大量的无屏小度智能音箱而言,爱奇艺的海量视频资源是无法直接利用的,而智能大屏目前的主要玩家是小米电视和乐视。同时在音频资源方面,百度也没有强有力的支撑,因此大量版权内容仍需要进行外联接洽,这也就意味着又需要大量的成本投入。

  再从外部竞争环境方面来看,目前市面上智能音箱领域中,百度的几大竞争对手实力都不弱。

  目前,市场上的主要竞争对手阿里和小米,在智能音箱出货量和单一产品竞争力方面都是实力过人。对于智能音箱,目前众多企业赋予其未来最重要的使命,就是IoT生态的控制中枢(也是重要入口)。

  与小米这样通过投资建设生态链企业的形态不同,百度和阿里更倾向于通过和传统家电企业进行合作来进行IoT生态布局。此前百度就和创维达成战略合作,通过百度DuerOS 打造的人工智能交互系统进入智能家庭市场。

  但从现阶段的市场表现来看,这种与传统家电企业合作搭建IoT生态的尝试,似乎并没有激起太多市场反响。另外,相较于自建的模式,这种合作形式在整体把控上力度也要弱很多。加上其他企业的竞争,百度无法做到大面积的品牌覆盖(连接),此前格力就宣布和天猫展开IoT领域的合作,格力家电产品将接入天猫精灵。加上阿里在电商销售渠道领域的优势,其对传统家电企业的吸引力显然要比百度更强。

  目前,百度的智能硬件产品依然以智能音箱为主,虽然陆续推出了一些例如电视伴侣、智能插座、智能灯泡等一系列周边产品,但整体产品线和市场占有率依然很少。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相对尴尬的问题,用户目前是在百度的补贴政策下因相对较低的价格而购买了百度智能音箱,但是他们会发现其并不能帮助自己将家中的设备进行交互(连接),更多时候其只是作为一个计时器或者查询天气的蓝牙音箱了。

  对此,有相关行业观察家对懂懂笔记表示:“作为生根于互联网领域的百度,对于智能硬件领域显然并不擅长,但同时由于近两年在AI技术方面的投入,使其目前在智能音箱方面最核心的AI技术上领先了一步。因此,作为硬件领域的后来者,如果未来想要和拥有更强销售渠道的阿里以及更完整生态建设的小米一争高下,就需要最大程度地发挥自身在AI技术方面的优势,同时也要尽快补齐硬件环节的短板。或许此次钱晨的加入就体现出百度在这方面的考量。”

  那么,一直难于融入创业企业氛围的钱晨,能否在未来帮助绅士范儿的百度智能硬件走向成功?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