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有人认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话的意思是,人完全可以通过爱情与婚姻的跳板,一劳永逸地达成人生的幸福。其实爱情婚姻需要时时生长、维护与更新。清人魏源《默觚》中曾言,“履不必同,期于适足。”通俗地说,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婚姻幸福与否,只有当事人才有发言权。

鲁迅曾于1923年做了《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提到,如果没有经济上的独立,妇女的解放就是一句空话。娜拉出走之后,只有两条路——要么堕落,要么回来。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一篇以年青人的恋爱和婚姻为题材的小说。这部小说是鲁迅先生对妇女解放的深刻思考。小说中塑造了子君和涓生两个角色。在那个追求个性解放和婚姻自由的时代,这两人追求进步思想,向往婚姻爱情自主。

于是,他们比较“前卫”地租房同居了。但当平淡的生活打败了曾经的美好,当生活的重担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分手成为必然的选择。爱过,也痛过。小说最后以悲剧收场。女主角子君以死给那段爱情画下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也给读者留下一个巨大的疑问号。

二人的爱情故事看似老套,其实可以视为世间众多爱情的代表。时至今日,妇女的地位早就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其中的启示依然值得借鉴。

第一,爱情也好,婚姻也罢,必须保持地位对等。如果失去了平等,爱情就失去了本该有的意义。爱情并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附庸,而是两个人的相互吸引。双方基于共同的兴趣爱好、理想信念等,男女双方慢慢走到了一起。

爱了,我们在一起。不爱了,我们选择分开。这是目前很多青年男女的恋爱常态。为什么会这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双方可能刚开始在学历、能力、思想等方面是平等的,但随着时光的推移,如果一方进步了或者变化了,就会造成新的不平等。于是双方开始抱怨,感情出现裂痕,直到无法挽回。

现实中的例子比比皆是。青年男女相识于大学校园,一起毕业、工作,成为令人羡慕的佳偶天成。后来,男主自主创业,成为身价不菲的老板。女主回归家庭,专心相夫教子。多么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不到四十岁,男主事业有成、魅力四射。再后来,也许是诱惑太多,也许是七年之痒,男主有了外遇。最后,小三成功上位,将原有家庭拆散。男主与女主也从相知、相识的情侣到陌路怨偶。

此类故事一直在上演,不值得深思吗?

男主一直在社会上打拼,能力在提升,事业走向成功。而女主一直止步不前,甚至与社会脱节。于是,不得不将丈夫视作唯一的寄托。这样婚姻可能就会有两条路,一是在婚姻中完全失去自主权与尊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勉强维持婚姻,甚至甘愿让丈夫享尽齐人之福。一是离婚,放过彼此。

第二,爱情婚姻需要双方共同维系与经营。婚姻不是商品买卖,也不是某种定型了的东西,而是永远处于未完成状态。一味的付出,换不来真心。一味的索取,必然让人寒心。

有人说爱情就像钓鱼。对于已经上钩了的鱼,就没必要浪费鱼饵了。这种爱情观,无论对于男方还是女方,都是极端错误的。如果真的这样做,是极端有害的。

基于爱情平等的要求,如果对方是条鱼,那么你也应该是一条鱼,而不是执竿的钓鱼人。爱情是鱼的话,鱼儿可是最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你希望得到的爱情一定不是一条死鱼。我们经常说鱼水情深。如果爱情是鱼,你就要提供足够多的水与空间,让对方感到舒心、安心。

始终记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成为爱情的永恒追求和最终归宿。无论何时,身处何地,有何遭遇,让家永远保持该有的温度。爱情是浪漫的,婚姻却是现实的。爱情是火热的,生活却是平淡的。平淡的生活需要现实、理性的态度。

希望爱人们在经历过浪漫,能回归现实,经历过火热,能享受平淡,收获稳稳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