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一,王熙凤的精明,在贾府排第二

要说《红楼梦》里哪个女人最能干、最精明?很多人都会想到王熙凤。但是,荣国府里其实还有一个人比她厉害,那就是老太太贾母。薛宝钗曾当着众人奉承贾母说:

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她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听说,便答道:“我如今老了,哪里还巧什么?当日我像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她还来得呢。她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

虽说宝钗的话有奉承老太太的成分居多,但说的也是实情。老太太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怎能在贾府至高无上、呼风唤雨?论精明,贾老太太排第一,怕是没有争议的。

但是,要说谁排第二,就非王熙凤莫属了。冷子兴说,自打王熙凤嫁进贾府,连她老公贾琏都“退了一射之地”。周瑞家的也说她:

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

二,王熙凤抱上了贾母这棵大树

本来,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是很尴尬的。她的正经公公婆婆是贾赦和邢夫人,大家都知道,贾赦和邢夫人特别不受贾母待见。贾赦袭了官爵,按理说贾母应该和他一起住才对。但是贾母却把贾赦打发到偏房,自己和小儿子贾政住在正房荣禧堂。

不仅如此,贾母还把理家大权交给了小儿媳王夫人,邢夫人地位尴尬,在贾府没权没势。王熙凤若是跟着邢夫人住在一起,那更是没权没势,不受人待见。

但是凤姐审时度势,经过了五年的努力,终于取得了王夫人的信任,被借调到贾政这边,帮着料理家务。慢慢地,王夫人逐渐放权,一切日常大小事务的管理,便落在了王熙凤手里。王熙凤是要权有权,有钱有钱。

但是,精明的王熙凤可不满足于此,她以王夫人为跳板,又讨得了贾母的欢心。贾母是贾家金字塔尖儿的老祖宗,说一不二,连贾赦、贾政都不敢违拗,更不要说王夫人和邢夫人了。抱上贾母这棵大树,便可以真正的呼风唤雨,一手遮天了。

三,王熙凤不把贾琏放在眼里

贾家的众媳妇里,混得最风光的就是王夫人和王熙凤了,尤氏混得不好不坏,混得最差的就是邢夫人和赵姨娘。但王熙凤把贾母奉承得欢欢喜喜之后,自以为贾府无人再能辖制她了,便开始肆意妄为起来,甚至连老公贾琏都不放在眼里了。

与王熙凤不同的是,王夫人、邢夫人、尤氏还有赵姨娘,都是唯老公之命是从,她们在自己的丈夫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绝不敢说一个不字。

贾政怒打宝玉,王夫人也不敢指责贾政,只说怕老太太为此生气,一时有个好歹,而且还要劝贾政保重身体。大家想想,如果换作是贾琏打巧姐,王熙凤不得闹翻了天?

四,王熙凤是个醋坛子

王熙凤不但气势上不给贾琏脸面,她还是个醋坛子,这是王熙凤的致命伤。贾琏的小厮兴儿曾这样评价王熙凤:

人家是醋罐子,她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她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她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

大家想想,这对于风流种子贾琏来说,岂不是要了他的命吗?王熙凤仗着自己的精明和权势,仗着老祖宗的宠爱,如此限制贾琏,便埋下了后来被休的祸根。

反过来看看邢夫人和赵姨娘,贾赦想要讨鸳鸯为妾,邢夫人非但没有阻拦,还充当马前卒,为老公贾赦冲锋陷阵,亲自跑到贾母那里去讨鸳鸯。结果弄得一鼻子灰,被贾母弄得下不来台。但是,邢夫人却没有怪贾赦,而是把气都发在贾琏身上。

赵姨娘得罪了贾府所有的人,却独独不敢得罪老公贾政。贾府所有人,包括女儿探春都对赵姨娘不待见,可独独贾政对她宠爱有加。

五,王熙凤的见识不如邢夫人、赵姨娘

或许很多读者会认为,邢夫人、赵姨娘在老公面前如此无能,如此逆来顺受,真是丢人,王熙凤可比她们强多了。风烛认为,你们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在封建时代,女人要讲究三从四德,无论女人多么精明能干,多么有权有势,千万不能得罪丈夫。一旦丈夫发作起来,要把妻子休了,那女人的一切就都没有了。

王熙凤就是犯了这样的致命错误,王熙凤可以得罪贾府所有的人,唯独不应该得罪丈夫贾琏。这一点上,她应该像邢夫人和赵姨娘学习,她们明白,自己的丈夫才是真正的靠山,最后的靠山。

贾母宠爱你,有什么用呢?她只是王熙凤的祖母,而且早晚有一天是要归西的。可老公贾琏却是要和王熙凤过一辈子,将来当家袭爵的,还不是贾琏吗?

事实也证明了王熙凤的错误,后来她在钱财上屡次让贾琏难堪,还逼死了尤二姐,最后被贾琏休掉,落得了“哭向金陵事更哀”的下场。此时的贾母呢?并没有对她伸出援手,因为在这样的事情上,贾母也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