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说起文房用品,很简单想到笔墨纸砚,但除了这四宝以外,笔筒也是文房中必不可少的。笔筒因其独具的实用性兼装修性,使它从古代盛行到了今日。笔筒不仅是文人雅士的私房爱物,也是保藏家们脍炙人口的类别。不一样的质料和纹饰,还有那么多人物故事,都让笔筒变成文明传承的缩影。

清代紫檀木雕九虬纹笔筒

笔筒呈现于何时已不可考,三国时已有文献记载。吴国的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之《螟蛉有子》篇曰:“取桑虫负之於木空中,或书简笔筒中,七日而化”。笔筒是由笔架、笔插等开展而来的。前期大家出行时就将笔插到一个筒子里,一般有盖子避免毛笔枯燥。文献里放虫子的大约即是这种细长的筒子。

明代竹雕侍女图笔筒

多见的笔筒是在书房中,一般呈圆筒开口状,是文人书案上的摆设之物。笔筒的质料多样,多见竹、木、瓷、漆、玉、象牙、紫砂等,也有一些特别的,比方石头、铜器、玻璃的等等。前期竹制笔筒很盛行,比方宋无名氏所作《致虚杂俎》记:“王羲之有巧石笔架,名扈班;献之有斑竹笔筒,名裘钟”。

清代金星玻璃冰裂纹笔筒

明代曾经留下来的笔筒不多,现存的什物多是明清所制,这一期间的笔筒器型和装修也是为丰厚的。以竹制笔筒为例,明代中叶以后竹刻名家辈出。明时朱松邻、朱小松、朱三松祖孙三代,以浮雕和圆雕的深入法创竹刻嘉定派;清代竹刻名家张希黄,创留青竹刻技法浙派,还有吴之璠、封锡禄、邓浮嘉、周芷岩、尚勋、潘老桐等人。

清代黄杨木雕东山报捷图笔筒

木制笔筒在明清之际亦较为多见,有紫檀木、沉香木、鸡翅木、黄杨木、老红木等。技法与竹雕迥然不同,一般来讲,明代木笔筒做工朴素淳厚,刀法遒劲流通,而清代木笔筒做工精美洁润,刀法细腻,意境深幽。以紫檀笔筒为例,明式的很少采用较为繁复的镂雕技术,而是使用自身的色泽、纹路或棕眼加以体现,故显得大方慎重,古拙高雅。

清代青玉御制三友图笔筒

清代紫檀木雕笔筒与明代个性截然不一样,雕法愈加全部,有去地高浮雕,浅刻及浮雕、镂雕、阴刻归纳技法,刀法纤巧细腻,构图虚实分明,纹饰深峻生动。有的还将各种贵重玉石、象牙、螺钿等多种质料嵌在笔筒上,加入百宝嵌后显得富丽精美。笔筒将木雕技术融入其间,作为文房摆设器,跟明清的家私个性相照应。

清代象牙雕渔家乐图笔筒

传世的笔筒也有少数象牙和玉制的,其价值也很高。从个性上看,明代多以刀代笔,构图清新,画面简练。清代则以镂雕为主,以深雕、镂空和阴刻技法琢制山水人物等纹样,人物与风光般配,纹饰精美,层次丰厚,布局繁密,立体感强。此外还有雕漆、紫砂等,各种传统的手技术,都在笔筒上表现得酣畅淋漓。

清代紫砂堆绘人物山水图笔筒

瓷制笔筒大约产生于宋代,到明清开端盛行。明代以青花为主,但传世品不多。康熙时瓷笔筒的生产到达鼎盛期间,种类极为丰厚,有青花、彩色、斗彩、釉里三彩及各种颜色釉。纹饰内容广泛,有人物、动物、山水、花鸟、博古等。器型有束腰侈口形、直口直壁形、竹节形、方形等。清中后期以粉彩为主要种类,器型以细高为主。

清代粉彩万年甲子图笔筒

清末民国的瓷器相对来讲存世量大,其间也有不少瓷制笔筒。晚晴呈现了不少雕瓷名家,比方陈国治、王炳荣、汤源和等人。二十世纪前期,江西景德镇的瓷画艺人对传统粉彩画法加以改造,用粉彩质料在瓷器上制作中国画,形成了以“珠山八友”为代表的瓷绘名家门户。名家制作的瓷制笔筒备受藏家喜欢。

清代碧玉山水渔舟图笔筒

在保藏古玩笔筒时,判定显得尤为重要,除了看质料时代、器型规范,还要当心许多仿制名家的伪作。在所有笔筒中,一般认为瓷制的较为软弱,实际上那些竹、木、牙、漆等质料也都需求当心保养,比方过于枯燥可能引发木、漆的开裂变形,竹制的还要防潮防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