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一家当红电商,一家职业教育,若不是安徽这根地域纽带,人们很难将两者相联系。两者控股股东章燎原和吴俊保,更是被视为安徽首富的有力角逐者。

  古有三大商帮:潮商、晋商和徽商,徽商也曾相当彪悍。章燎原与吴俊保,两个安徽商人,他们创办的三只松鼠和东方教育差点在同一天分别在A股、港股上市,让安徽新首富之争成为特别看点。

  命运多舛VS年少发迹

  论年龄,创办了新东方烹饪学校的吴俊保比卖山核桃起家的章燎原年长不足一轮,前者1965年生人,后者1976年生人;论创业时长,章燎原则要比吴俊保晚两轮,章燎原2012年始创立三只松鼠,吴俊保1988年就开办新华电脑培训。

  吴生于合肥,章生于芜湖,均系安徽经济强市。最大的不同,章身上还烙上贵溪农村标签,这也决定了两者经历和出路的不同。

  “生于农村,长于草根。开过店、打过工也端过铁饭碗。18岁有梦想,27岁开天眼。”这是对章燎原早期生活最精炼的总结。

  章并不算完全的草莽,至少在年少的他看来不这样,他曾因父亲在安徽宣城市煤炭部门工作而满怀优越感;但转学带来语言不通、鲜有朋友的问题,章燎原逐步沦为“混混”,诉诸抽烟打架来扳回昔日的荣光。

  直至18岁那年见识做生意表哥的花钱阔绰(几天花掉3000元及用3元瓶装水洗手),章开始心中开始埋下创业的种子;此后几年却是章燎原人生最衰的阶段,历经20份工作无一例外失败。

  否极泰来,转折点发生在2003年,章燎原进入詹氏成为营业员,人生瞬间开了挂。凭借出色的营销能力,章燎原将芜湖开拓成詹氏本土之外最大市场,并成功晋级总经理。

  其在2010年创建詹氏公司坚果子品牌“壳壳果”,该年销售额达到2000万元,位列淘宝同类产品前三名。

  鉴于当时线上模式优势日趋凸显,而詹氏管理层踌躇不前。当时章判定,快消品在电商建立品牌的时间窗口在3年之内,在众人困惑不解情况下章燎原于2012年辞职单干。

  相对而言,吴算是年少成名的典范,但要低调很多,网上关于其早期事迹记载很少。只知道其在1988年9月开始担任安徽省高校科技联合开发中心部门经理,一出场逼格就很高,是时吴距23岁还差两个月。

  同年,另一个新东方掌门人俞敏洪尚在备战托福以赴美留学,阿里马云才刚刚毕业,百度李彦宏、小米雷军还身处校园之中。

  后续吴又相继担任中外合资安徽新华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安徽新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还在2000年创办安徽新华学院并担任董事长。

  线上零售VS职业教育

  章燎原选择电商创业很好理解,之前的工作经验对这一块轻车熟路,外加傍依核桃生产地宁国地区;吴俊保选择电脑培训在当时却让人看不大懂,毕竟在当时电脑仍属奢侈品。

  时隔多年,三只松鼠已经雄踞休闲零食行业第一的宝座,2018年销售额突破70亿元;新华电脑培训也从单一的电脑培训向烹饪、汽修方面延展,构建一座集教育、房地产开发及配套、金融、生态和智能商业五位一体的庞大商业帝国。

  殊路同归,章燎原和吴俊保业务扩张手段犀利:极度重视品牌推广,借助媒体资源攻城掠地。

  或许你不曾听过吴俊保,但“汇集天下名菜,培养厨师精英!”、“轻松学电脑,成功在新华!”、“学汽修到万通”等硬核广告你一定听过不少,一切背后金主就是吴俊宝;三只松鼠则在《夏至未至》、《欢乐颂》、《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热播剧中软植广告,还高价请TFBOYS做形象代言,甚至拍摄一系列松鼠动漫博人眼球。

  据悉,近年来东方教育的销售费用一路攀升,2016-2018年分别为3.64亿元、4.57亿元和6.48亿元,其中广告开支占比年均超过50%;三只松鼠推广费用则从2016年的1.24亿元增至1.45亿元,近一半净利润贡献在其中。

  (东方教育持续经营业务毛利 资料来源:招股书)

  章燎原认为“口碑营销是最好的营销”,三只松鼠的起名就是一个好的开端。在“造零食2018系列新品秀”上,章燎原首次提出“线上造款,立体卖货”,标志其个人经营思路从重营销向重产品、重体验的模式转变。

  乌合之众VS高学历组合

  三只松鼠的创始团队并不豪华,直白地说有点low。抛开章燎原,尚有前詹氏普通客服鼠阿M(明姗姗),章燎原发小、做过厨师开过饭馆的鼠大疯(胡候志),毕业于福建三明学院、在派代网认识的口音很重的鼠小疯(郭广宇)等。

  三只松鼠内部调侃称其创始团队只比垃圾好一点。章燎原直言“创业时期寻找的团队不一定是优秀的人,因为优秀的人会有更好的去处。”

  但章燎原善于用人,极大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照他的话说“打通他们的任督二脉”。以至于章燎原现在颇为自信的说:“我们公司没人能挖走,挖走也没用,单个拉出去干不成事,合在一起就是一条龙。”

  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在三只松鼠2017年年会曾说,章燎原就是拉着一群平均水平是 B 的人,搞出了一件 A 的事。

  反观东方教育,其创始团队是实打实的高学历组合。创始人吴俊保具有高级经济师职称,同时还是安徽工商管理学院硕士毕业;另两合伙人吴伟和肖国庆均拥有高级经济师职称,分别从清华大学和中国人大硕士毕业,前者还是清华大学全球管理博士在读。当然这可能有教育行业的特殊性在里头,有人质疑其中的水分,但明面上高学历是站得住脚的。

  好基友VS家族

  三只松鼠成长壮大的过程中,李丰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贵人,其直接或间接参与三只松鼠上市前的四轮融资,累计带给三只松鼠不下3亿人民币资金。

  首轮150万美元融资还是在三只松鼠品牌创立不足两个月给到,也算是给起步期的三只松鼠打了一剂稳定剂;后面两轮融资是在李丰创立锋瑞资本后投的,可见李丰对三只松鼠的情有独钟,也印证了章燎原“我们是真爱”这句话。

  谈及为啥给投资章燎原,李丰给出了两个理由:一是他懂品牌营销,熟知人性,特别懂中国人;二是了解食品产业。

  鉴于创投基金的入驻,三只松鼠股权分立成三足鼎立之势:IDG占股38.48%,今日资本占股30.31%,章燎原退居为第三大股东,占股22.29%。

  东方教育股份集中于吴俊保三兄弟手中,即吴俊保、吴伟、肖国庆(原名吴成柱),分别占有42.67%、29.22%和28.11%股权,近乎家族垄断。

  (东方教育股权结构  资料来源:招股书)

  关于家族企业,吴俊保坦言:“公司治理结构是公司的核心问题……人们通常看重的是面子、人情,很多时候没有‘亲兄弟明算账’的习惯,创业时不愿谈权益,把事情做起来再说,‘其他事情’好谈。但是成功之后,恰恰是这些‘其他事情’构成反目、内乱的导火索。”

  安徽新首富

  严格地说,章燎原和吴俊保竞争的是安徽本土首富(居住地在安徽),论及安徽籍首富火候还不到。毕竟2019年胡润大中华区富豪榜TOP20皖籍王文银家族和张近东分别以1100亿元和950亿元位居榜单第11和第15名,章、吴难望其项背。

  但去竞争本土首富,章燎原和吴俊保还是有看头的。2019年全球富豪榜显示,现安徽本土富豪为美亚光电的田明,当前身价在100亿元左右,换句话说,100亿元是衡量新首富的一道标准。

  吴俊保也曾登陆过富豪榜,在《胡润2018中国富豪榜》其以27亿的身价位列1470名。重要的一点是,该榜仅以其控股的新华教育作为参考基础。

  (2019胡润安徽本土富豪榜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当前,吴俊保父子持有新华教育(02779.HK)约72.5%股权,按当前逾41亿港元市值换算,该部分资产已达29.7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6亿元左右;东方教育号称港股最大的教育IPO,估值逾200亿元人民币,以42.67%的份额折算,吴俊保将增加85亿元的身价,单此两项计,其身价已达111亿,完全可以媲美现任首富。

  此外,吴俊保旗下还有合肥新华实验中学和19家辅导机构,如若算上这些上市体系之外的价值,吴俊保的财富更为惊人。

  章燎原财富基本来自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显示其持有48.34%股权。但初步询价结果显示,PE仅有22.99倍,估值不过70亿元,相应地章燎原身价只有35亿元;但去年同行平均PE高达39倍,按此计算三只松鼠市值近120亿。

  遗憾的是,章燎原当前退居第三大股东,仅23%不到的股份需要435亿元的估值方能撑破百亿身价,至少三只松鼠目前的经营情况,距离400多亿市值仍有很大距离。

  同样以舍得投入巨资做营销的两位企业家,卖山核桃起家的章燎原,未来一段时间内还是很难挑战培训了无数中国厨师的吴俊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