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有朋友问欧阳修的《蝶恋花》中“皆道留春春不住,烂柯归来秋已暮”句中的“烂柯”是什么意思。

  “皆道留春春不住,烂柯归来秋已暮”。很明显是托古之作,以欧阳修的文学水平,虽然他看重的是文章和诗,对词没放在心上,但填词的时候绝不会出现这种完全有悖平仄的作品。就算一时醉酒填错,也会在后期修改,不可能流传下来。

  所谓的不以辞害意,是在意境非常高妙,陈熟圆满的情况下发生的,而这两句绝对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欧阳修也不是苏轼,他的词工巧精致,走的是二主的词风,不可能出现苏东坡那种音律不协的问题。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烂柯”是什么意思。

  “烂柯”出自围棋著名典故,语出南朝梁任昉《述异记》。很多与围棋有关的故事都以烂柯指代,如《烂柯谱》等。

  “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

  说的是晋时有个叫王质的樵夫,在石室山遇到了一些仙童在歌咏,下围棋。仙童给了王质一颗枣核样的东西含着,王质就一直不觉得饥饿。过了一会,仙童说:“咋还不走?”王质起身,发现自己的斧头柄已经烂空了,等他回到家,已经不是开始离开的那个时代了。

  也就是说他含着枣核过了一会,实际上时间已经过了几十甚至几百年。所以“烂柯”是指一个时间段比较长的岁月流逝,人事变迁。

  即便是不讲平仄,“烂柯归来”却只是“秋已暮”?用典也是不合适的。

  我们再看看欧阳修原版的庭院深深《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看最后两句的平仄,“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为“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注意,词牌的押韵虽然比诗要宽松,但是平仄字数是丝毫不能乱的。

  我们再看这首“欧阳修”的“词”:

  庭院深深深几许。萧瑟寒烟,梧桐协细雨。楼前芳草自凝绿,行人更在天涯处。

  远山漠漠不见树。花落潇湘,寂寞终黄土。皆道留春春不住,烂柯归来秋已暮。

  只看这两句,“皆道留春春不住,烂柯归来秋已暮”,前面一句是合平仄的,后面一句就乱了,“中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然后再看全词,平仄一塌糊涂。

  并不是说这首作品本身怎么样,而是既然冒充欧阳修的《蝶恋花》,还直接用了首句,那么总该学习一下词牌基础知识,要知道词牌最基础的就是平仄固定。你可以说是自创词牌,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就不要用《蝶恋花》这个词牌名,更不要用文忠公的名号。

  这挺害人的,其实很没品。

  哪怕就说自己写的是古风,不是词,也没有关系啊。至少别人不会浪费时间去查平仄和宋词典籍找欧阳修的作品核对,结果啥都不是。

  毕竟“庭院深深深几许”名声太大了啊,李清照对这句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甚至也用了做起句,仿写了数阙《临江仙》,但是人家在序里面就说了啊:

  欧阳公作《蝶恋花》,有“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越写越远,解释“烂柯”,扯出这么些公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