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文/罗西

来源:罗西有意思(微信公众号)

(福建云霄土楼)

一饭局上,我对同桌的几个男女来宾说,我们几位的“好”是:

“进可以成为爱情,退可以成就友情”。

意思是,赞我们那一桌,都是极好的有缘分的人。

我更看重“退”之后的友情,因为更考验一个人的善良与心胸。

而“进”之后的爱情往往更锱铢必较、更狭隘自私。

所以,最后两个人的缘分如果能落地成为朋友,那是最好的安排,也更能证明彼此是有欣赏与默契。

友情是个筐,什么感情都可以往里装。

但是,它不是废品收购站,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山高水长草木葱茏地发展成为友情的。

更多的是爱情走向陌路,同学变成熟人,同事沦为对手,闺蜜成了情敌,伙伴背信弃义……

我已到了爱情无望或者性冷感的年龄,还好,幸好,友情的泉水或清风可以拯救了我们渐渐焦灼或荒芜的心。

交一个新朋友,就是给自己的心田加入了十分的宽仁,原来易碎卑微的心越来越博大了。

每交一位新朋友,我的眼界、世界又开阔了一点。

(福建云霄土楼)

我最近的交友心得是:

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举目无亲,找一个人帮忙,那人就是你的新朋友。

这道理,很老了,很多人都懂,但是怎么去做去实践呢?

这很考验你的直觉、性灵与智慧。

幸运的是,我每次都顺利地愉快地甚至浪漫地交了新朋友。

前几日,我要去福建漳州的云霄县采访,印象里,那里没有我的朋友,甚至没熟人。

其实我可以找相关单位的管理部门帮忙,但是我这个人就是有个臭毛病,不爱与官方打交道,我喜欢私人的,比如私人飞机哈哈,而友谊也是私人的。

官方没有友情。

我先是问一个在福州同城的同行好友,他老家是漳州的,我给他短信:

我想去云霄出差,顺便拍点东西,你那里熟悉吗?

这位好友是个热心人,我们之间很熟悉了,而且互相欣赏,他知道我需要什么。

他很快地给我两个选项:

一个是某领导,我也知道他,但是没有交往;

一个是他过去的学生,愿意开车陪我。

我犹豫着。

接着,他又在朋友圈里发一条“通告”,吹捧说,作家、媒体人罗西要去云霄采访采风,谁愿意为他带路……大概如此。

很快就有一位漳州地区的老师推荐了一位文友,并且把他的微信名片“拈花微笑·容情”推送给我。

原来他是我校友,算是学弟,也曾是“南方诗社”的成员。

就这样,我凭直觉,选择了这位文友,加了他微信。

虽然,他也是一位“局长”,但是奇怪的是,我还是选择了他。

因为我觉得我们有不少共同点,早年写诗的不会太坏。

(福建云霄土楼)

两个多小时的动车。

我在看“拈花微笑”的几篇文章:

清风十里,平实的叙述,却富氧,如同他在县城的生活,“一半是山风一半是海风”,诚恳的文字里有淡淡的人生智慧,不造作,全是诚诚恳恳。

我心里不再紧张了,反而有点奇怪的期待。

傍晚7点,在动车站出口,他高高瘦瘦地在20米外冲我笑,那笑,一见如故。

那笑,真到我以为第一次见到笑容,有一点点的害羞,然后全是诚恳。

关于晚饭,他尊重我:不喊一桌人一起吃饭喝酒。

两个仿佛神交已久的人在聊诗歌、书法、母校、青春、家常……

桌上是米饭、竹笋排骨汤、红树林里的跳跳鱼、时鲜的虾姑、云霄窑鸡……

总之,他的帮忙,总是那么照顾对方,体贴又自由,没有副作用,没有打扰,全是按我的喜好来。

我的天,从未见过一个在体制里呆了20多年的基层干部还可以这么清瘦、笑容可掬,如沐春风。

好脾气真的是天赋也是修养,何尝不是健康?

第二天,他开车送我到乡下几个村采访,也喊了两位当地的美女作家一路陪着,雨天,我的心情是晴好、蔚蓝。

在乡下,他与每一个人接触,都是笑得那么纯真那么自然那么露齿,那么帅。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取一个叫“拈花微笑”的网名。

看他接他太太打来的电话,也是未语先笑。

难怪他40多岁看起来像20多岁,没有肚腩,头发黝黑,一躺下就睡着,很少做梦,有梦,也是梦见自己在睡觉。

多么安宁、美好、慈悲的一颗友善的心。

(朋友“拈花微笑·容情”的书法作品)

这一天,愉快那么快。

这位兄弟绝对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冷幽默总是防不胜防。

他写过一幅苏体“天真烂漫是吾师”,淳古道劲,特别舒服。

就像他的为人,宽厚热忱,还带点拙。

有一次,坐飞机,他想给沉闷的机舱带点欢乐:

空姐推着餐车过来了,他装着呆若木鸡的样子。

空姐轻轻拍了一下他肩膀:

“先生,你要什么?”

他认真而无辜地答:“我没有带钱。”

空姐看他窘样,不像是开玩笑的,便捂嘴笑着耐心地说:

免费的。

他这才露出招牌式的笑容:

“给我两份!”

这下大家都开心笑了。

他的善意与目的也达到了。

他写过一首诗《微笑似水》,摘几句,分享一下他的微笑:

我报清晨以微笑

晨露清澈了我的双眸……

我报众人以微笑

就像对着无数镜面绽放笑容

世界在刹那间无比简单……

我报自己以微笑

感觉自己被温柔以待……

不要问我微笑因何而起

不要问 江河为何奔流不息

(朋友“拈花微笑·容情”的书法作品)

回家后,我整理云霄行的照片,给一位女同事看了我新朋友的笑容,她评价说:

“这迷人纯真的男性笑容,会致人怀孕的”。

我把这话转告他。

他幽默地回一句:

“提示要戴套?”

发现我没有与他的合影。

他回我:“那是在下次。”

我喜欢“三生有幸”这个词,能结识他真是三生有幸。

这么好的人,唯有用“友情”两个字把他圈起来,才对得起我的智商与幸运。

很久没有写爱情的文章了。

突然发现我更善于写友情。

信手拈来全是美好与感动。

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爱情的床脚越来越低,友情的门槛却越来越高。

庆幸与幸运的是,我的朋友总是与日俱增,百花齐放。

这很好,说明我的心胸更开阔了,这都是友情赋予我的。

爱情可遇不可求。

友情则可遇也可求。

我的每位朋友都是一座奇峰,让我看到不同风景与远方。

而这位清瘦诚恳的新朋友,他的微笑治愈了我心头多年不散的灰暗。

从此,我再也不想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