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戳视频,看《财约你2019》对话姬连强

本期嘉宾 | 航美掌舵人姬连强

小财说:

本期《财约你》的主人公有两张名片最为人所知。一是航美集团董事长,二是北京市文化中心基金总经理。

姬连强,1981年生人,曾任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总经理。在任期间北京文化中心基金积极布局互联网+文化产业,主导投资了花椒直播、可为互娱等十余个文化产业项目公司。

2015年文化中心收购上市公司航美传媒,姬连强担任董事长一职,并大刀阔斧地进行战略转型,从广告公司转型为媒体公司。目前,航美传媒已稳坐国内第一大航空媒体运营商,占有超过90%的市场份额。转型中的航美传媒还参与投资了《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等多个文化影视项目。

对于资本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姬连强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资本就是抬轿子的,创业者才是坐轿子的,抬轿子的人老想着坐轿子是不对的。反过来,如果坐轿子的人老挑抬轿子的人毛病这也是不对的,双方都应该更聚焦的是产业回报。”他笑称自己是“抬轿子的金融厨子。”

在姬连强的办公室挂了一幅“成己达人”的草书,他说这是他做事的准则和承诺。不但自己要成,还要帮助别人共同成长,共同进步。

一问

云端广告争夺战,谁能赢到最后?

旁白:有一部好莱坞电影《在云端》,男主角基本上以机场为家,在机场与机场之间穿梭于全世界,过着一种在云端的生活。在机场,我们除了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会看到五光十色的屏。在中国,五光十色的屏投放者是航美传媒。

我们今天对话的嘉宾就是航美传媒董事长姬连强,他是一位80后的企业家,我们希望这位80后的企业家和投资人,谈谈他对于人生,对于企业经营,对于事业,对于时光的看法。

马腾:

从航美传媒的角度来观察中国经济会非常有意思,你觉得这么多年广告主的变迁折射了中国经济的哪些变化?

姬连强:

我觉得航美的广告客户变迁就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比如头5年,或者在10年前,我们的客户以房地产为主,整个户外都以房地产为主,有大量的楼盘,因为那时候大家要改善房屋、住新房。住完新房紧接着大兴家电,紧接着第三个需求汽车行业迅速发展。汽车行业经久不衰盘踞了大概有5到6年,从前年开始汽车行业开始走下坡路。如今保有量足够,各种因素都已具备,我们发现互联网经济又起来了。

马腾:

对,我经常看到各种各样云的广告。

姬连强:

对。云的广告,互联网经济、新能源、5G,跟我们国家下一步的未来是紧密相关在一起的,然后人工智能。这些广告主又变成了我们广告投放的主流,这就是我们国家这几十年发展的变革。

马腾:

我们知道航美是专注于户外屏的生意,不禁让人想到另外一家公司分众传媒,但是从本质上看有两点是很类似的。一个是做注意力经济,一个是做碎片化时间经济。

姬连强:

我觉得还是不一样。他们做的封闭空间里的碎片经济稍微有点跟小屏(移动设备)竞争。比如过安检的时候你看手机的时间不会太多,但是基本上可以抬头看我的广告三遍。

马腾:

但你们也是碎片化经济。你觉得碎片化时间的商机在哪里?

姬连强:

碎片化时间得更有个性。在过去的营销时代,只要“送礼就送脑白金”铺天盖地地来就行了,但是碎片化经济时代就不行,因为砸不准这群人,所以营销的时候一定要抓住某一类人群,特定时间的一个痛点。比如说电影《前任3》、《失恋33天》这样的电影,是抓住所有人吗?其实它就抓住一类人,然后就成功了。

马腾:

这会不会产生另外一个倾向,我们要精准到达客户的需求就会产生迎合,去迎合消费者的需求?

姬连强:

不会,各种广告模式都有各种广告模式存在的天然性和必然性。

马腾:

您有没有想过让旅客有选择权呢?我曾经看过国外的一个屏的公益广告,是教小孩子怎么样警惕性骚扰,这个广告只有1米2以下的孩子能够看到,1米2以上的少年或者大一点的人就看不到这个广告。技术带来的这种革新,航美在这方面有没有……

姬连强:

我们现在所播放用的基本都是自己生产的盒子,正所谓千城一面。

马腾:

千城一面是什么意思?

姬连强:

就是在一千个城市看到的广告都是一样的。可能你出发的时候没有看到,但是到达新的城市还是看到能我的广告。这就相当于广告主没有损失,未来我们可能要做到千城千面。采集你的数据之后,对你的感知,比如你在这个广告前驻留了三秒,它记住你之后一定还会给你播放类似的广告。

马腾:

这就是一种迎合。

姬连强:

当然这是一种迎合,新技术永远要迎合人性。

马腾:

我们刚才讲了,从广告主的角度来看经济的变迁,还有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可以从机场的变化来看。因为这些年我们国家非常致力于机场的建设,以及机场群的建设,促进了中国的国际化,也促进了区域经济的发展。我们想请姬总从航美的角度来聊一下你对中国机场建设的一个看法。

姬连强:

我可以拍着胸脯说,中国在未来5年一定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航空网,这将成为我们的后发优势。所以未来会有很多的核心骨干机场,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我们的出行人口也会越来越多。我觉得不出5年,我们的出行人口会从现在10亿翻一番,这个市场绝对足够庞大。所以我希望合作伙伴们大家一块来玩这个市场,而不是航美一家吃了这个市场。

视频 | 中国航空网将成世界第一!专家:我可以拍着胸脯说

马腾:

你想去垄断吗?

姬连强:

我不想垄断。要想活得更好,就需要身边有合作伙伴、需要有竞争者,需要他不断地刺激你,我觉得这才是个正常心态。我们看到的垄断企业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大家取长补短、共同发展,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垄断,垄断就意味着蛋糕会缩小。

二问

解码文化投资

投人,投内容还是投档期?

旁白:姬连强作为一个80后的企业家,对于他所做的事情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他在表达自己的时候是很有激情的,但是他在讲到自己管理企业,和讲到投资的时候,他是非常理性的。

马腾:

最近有一个热播剧,是《长安十二时辰》,是由航美联合出品的。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题材?

姬连强:

这个片子最优秀的地方是它对历史的还原度极高,比如说他的服饰、盔甲,包括手型,都是历史还原度很高,都是我们没有见过的。导演曹盾研究盔甲了很多年,其实好多电视上拍的盔甲都不对,盔甲可能都是日本甲导过来的。真正历史上我们的盔甲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什么样的阶层,什么样的装备部队,能配备什么样的铠甲,那都是有讲究的。

马腾:

你是作为它的投资人还是作为一个观众去看《长安十二时辰》?

姬连强: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观众,但是我觉得优秀的作品永远有它特殊的地方,或者共通的地方,既特殊又共通的地方,它永远会引起你内心深处的共鸣。其实我搞了很多年的影视投资 ,《破冰行动》也是我们的,它属于现实主义题材。我们当时觉得现实主义题材只要播出来就会火,因为老百姓看得少,而且又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又不是胡编乱造,所以我们觉得只要能播出来就一定会火,结果印证就是如此。

马腾:

您觉得在做文化投资方面最难的地方是在哪?因为它的风险我觉得也蛮大的,失败率也挺高的。

姬连强:

失败率挺高的。不要过于在乎一个项目、两个项目的成败,要拉长了看。有人做过统计,投影视作品。有三种投法,第一种投片单,从年初到年尾,所有的片子都投一遍,收益率是多少;第二种投档期,我只投7月档,8月档,9月档;还有一种就是投知名影视作家、影视作者、知名艺人的片子。后来总结发现,投知名的是最差的成绩,投档期的是最好的,投片单的是其次的。

马腾:

为什么投档期的是最好的?

姬连强:

稳定。比如说投暑期档,只要你能投准了,只要片子不太差,收益基本上就不会太差。但是我们的档期没美国的准,我们有时候说8月上,不一定能8月上。但美国是相对准的,说8月上就8月上,那时候就是观看电影的一个高峰季,比如说投春节档。

马腾:

比如说《哪吒》,它不在暑期档播,你觉得它也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吗?

姬连强:

我觉得它会取得不错的成绩,不一定能达到现在的高度。

马腾:

所以说档期和内容一定要叠加在一起,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效果。

姬连强:

对,叠加在一起一定会产生更大的价值。当然这个时间档,不一定就是每年的几月份,时间档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刚好社会积攒了对于这种片子的需求,刚好在大家有观影时间的时候,刚好有影片出来。稍微有点碰运气,但是文化作品永远都是这样的,永远是理性,永远是冰与火的存在。你说纯理性的也不一定对,说纯感性的有的时候可能会折得更惨。

三问

主角?配角?

投资人如何寻找定位?

旁白:无论是投资影视文化还是投资新经济,或者是投资传统的企业,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投资一个项目,要盈利,这是非常理性的一个导向,这在姬连强身上也是非常明显的。

他会既看重内容也看重档期,从初始阶段他就会看到项目是不是有盈利的可能性。

马腾:

我们注意到您的微信以前有一个签名叫“一个抬轿子的金融厨子”,为什么用这个签名呢?

姬连强:

我觉得做金融的就是抬轿子的。无论你用资源也好,用钱也好,去帮助企业家,因为你不是企业家,所以你的初心就是给他抬轿子,让他变得越来越大。另外,我觉得厨子是金融的另一个本色。中国过去有庖丁解牛,我们把一个牛分成不同的板块,每个板块都有它更大的价值。我觉得金融家的一个特色就是这样的,如果你加入一个企业就要把这个企业所有的优点、缺点,都像庖丁一样把它都分析出来。

视频 | 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马腾:

就是做好配置。

姬连强:

做好配置,做好整合,更好的扬长避短。

马腾:

有一种观点是觉得资本都是逐利的,所以资本在最开始进到企业里的时候,它非常容易绑架创业者或者是企业家。

姬连强:

绑架创业者的不是资本,是使用资本的人。很多投资的时候,钱来了,企业就发展起来了。我们忘了,真的是钱来了促使企业发展起来,还是企业在这个时候刚好需要这笔钱并壮大了,首先要把这事搞清楚。好多时候投资者认为钱来了才能让这个企业发展起来,那就不用搞投资,所有的钱都去搞创业就行。

马腾:

所以投资如果这时候发生错觉的话也会发生一种错位。

姬连强:

这种错位太可怕了。

马腾:

我觉得您说得蛮对的,就是资本本身它参与了这个企业的管理,或者非常深地渗透了这个企业中去,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姬总我们知道您在互联网公司也工作过,互联网公司催生了很多新的业态和新的名词,比如说新经济,您怎么看待新经济?

姬连强:

这是一个相对词,正在蓬勃发展的经济模式或者比较新颖的模式,或者运用新工具新手段的模式就是新经济。但是新经济有一天也会成为旧经济,只是相对空间里的一个词而已。比如共享单车为什么在中国行,在别的地方不行?其他国家哪有能造出这么多辆自行车的能力,只有中国有。自行车拆一个零件,除了那个链条能打人之外,拆出来哪个东西都不能用到任何一个机械上。但是中国有很强的制造自行车的能力,所有共享单车在中国很火。

马腾:

现在这个互联网领域中还有一个词叫新物种,你觉得有新物种吗?

姬连强:

没有新物种,这是唬人的词。所有所谓的新物种都是旧物种的变种,只不过采用了一个别的方式而已。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网络直播卖货,不就是当年电视直播搬到了网上了吗?这就是一个存在了几十年的生意,电视直播搬到网上去,就要996,就剩最后一个了,你快来买,和当年你买一本邮册,邮册上有什么产品,你撕下来然后邮过去就能给你减多少钱,有什么区别吗?商业本质没有变。

马腾:

现在有种说法就是说短视频的兴起,它其实会冲击直播的这个行业,我们看到前段时间王思聪投的熊猫直播是宣布关闭了。你怎么看现在的抖音、现在的快手的崛起,对像花椒直播这一类的业态的冲击?

姬连强:

我现在恰恰很担心短视频的未来。

马腾:

为什么?

姬连强:

短视频现在都变成带货平台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用这种方式来变现的话,到底这个东西能走多久,我们得看看,拭目以待。五年前或者几年前我记得有一个开心001,所有投资人都以投进开心001为荣耀,那时候它搞了偷菜等等,现在它在哪?你不要相信,就是我们所谓的这些准白领们一阵风的爱好。

马腾:

您觉得短视频是一阵风的爱好吗?

姬连强:

它会演变。但是现在这种方式变成带货平台我真的不看好。

马腾:

我们节目曾经采访过柳传志先生,他在讲他自己创业的时候讲到自己和整个中关村的整个情景,他说钱来了事就好办了,中关村起来了,联想也起来了。所以说其实投资这个领域对中国的经济的发展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的,您怎么来看投资对于中国商业进步的进程的影响。

姬连强:

首先,我觉得您这个问题特别好。我们先得明白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然后明白金融的特性,然后再来回顾历史才能展望未来。在那个时代,一张汉卡,或者一个攒起来的机器就能卖得很火,因为大家有很强的需求,那个时代的钱只要是钱都能产生十倍、二十倍、三十倍的效应。但是现在不一样,因为现在没有那么多爆点,没有那么多可以爆发的产品。

马腾:

所以心态和期待方面都要做调整。

姬连强:

一定要做调整,所有的投资人都一定要做调整。所有投资人都想我投资这个企业的时候估值1亿,现在这个企业值300亿、400亿,都在讲吃肉的事不讲讲自己挨揍的事呢。

四问

身份蜕变背后

企业家与投资人有何不同?

旁白:资本有逐利性是正常的,但是对资本的逐利性所刺激的一种贪婪是要有克制的。你还是要遵守本身的商业规则,本身的行业特性。比如投资人就做投资人的事情,企业家就做企业家的事情,在这点上我觉得姬连强还是做得不错的。

马腾:

您现在的工作重心是从投资家变成了企业家?

姬连强:

对。变成企业家。

马腾:

你觉得这个角色变化过程中最关键的变化是什么?

姬连强: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人生是一个新的挑战。就像我在办公室里说我35岁之前就是诚德尚义,我觉得生活就是要义气担当,为朋友着想,然后为家人着想,我工作上就要绝对的理性。但是当你做了企业,比如当你成了航美的董事长之后,你就不能只有理性,你需要的东西很多。你需要爱,需要担当,需要等等等等,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我做投资者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心灵鸡汤就是骗人的,和孟婆汤差不多,喝了它就能忘了所有的痛苦,畅想美好的未来。但是,做企业之后你就发现,真的需要这碗鸡汤,有时候没有这碗鸡汤续命就活不下去。

马腾:

为什么会那么需要心灵鸡汤呢?

姬连强:

因为做企业之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各样的危机,你怎么克服危机?除了你有正常的手段之外,心态一定得强大。人不是生下来就强大的,总是需要各种的支持,鸡汤也算其中一个佐料。

马腾:

喝多了鸡汤会不会让自己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受到一定的影响?

姬连强:

没错。我有一段时间鸡汤喝多了,确实感觉影响判断。所以当别人问我经营企业有什么秘诀,自己的总结是什么?我说所有的道理都是空白的,其实就四个字,第一个你要活着,你时刻得想着企业下一步怎么活着,怎么活得更好。第二个,“不退”,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能退。这时候得辨别,喝完这碗鸡汤就选择等待吗?不行的,因为你进一步太难了,不能退。

马腾:

今年也是我们国家建国70年,您觉得我们国家70年来,企业家在波澜壮阔的过程中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姬连强:

企业家这个词存在了几百年,我觉得它在我们的经济社会活动中,在我们的方方面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们在为社会创造财富,在推动商业文明的进步。第二,他们也变得越来越规范。第三,我觉得企业家在未来,在一个非常清晰的规则下会创造更多的价值,会发挥更多的作用。

马腾:

您有没有为自己勾画一个未来,您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家?

姬连强:

我希望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社会进步的过程中,最起码在我有效的企业生涯的几十年里面,我在这个社会上为他人做过贡献。然后能成为一个有很强角色感的人,自己最后到底能留下多少财富,我倒并不是很care。

马腾:

富贵非人愿。

姬连强:

对。

马腾:

我看《长安十二时辰》它的片尾曲是李白的《短歌行》,最后两句是“富贵非所愿,与人驻颜光”。我想问问姬总,您怎么来看待时光,怎么来看待财富?

姬连强:

我觉得做企业一个核心的使命就是要创造财富。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你很努力,很辛苦,所以你去享受财富理所应当。但是我觉得,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真的只是一个人的成功吗?

其实不是,你有很多人的帮助,很多人的支持。所以,如果用你的财富去回馈社会,或者帮助更多的人,我觉得那才是人生有意义的事情,也是一个不负时光的事情。

所以我们有一个口号叫做成己达人,己成了之后怎么去达人?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我并不是在这里讲空话,我们真是这么想,真是这么思考的。我们也希望在社会公益上,类似声音上、组织上发挥我们更大的力量,而本身我们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媒体,我一直把它当我自己的一个使命。

旁白:通过接触,我觉得姬连强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也是一个喜欢去思考的人。对于自己的企业、投资的企业、经营的企业,和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挺有责任感的。

我觉得首先不管是80前企业家、80后企业家还是90后的企业家,他们作为企业家来说肯定是有共性的。这种共性就是要经营好企业,要通过对于财富的追求来实现人生的价值,来实现企业的社会责任。

快问快答

Q1:您是什么星座?

姬连强:我是狮子座。

Q2:您有这个星座的哪些特点?

姬连强:求生欲比较强,控制欲比较强,喜欢主导很多事情。

Q3:您觉得机场广告业会消失吗?

姬连强:我觉得不会。

Q4:您觉得你十年后会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姬连强:我们的挑战永远来自我们不知道挑战在哪里。所以我们永远得保持饥饿感,永远得知道自己要为活着而每天都努力。

Q5:你现在自我充电的主要途径是什么?

姬连强:我基本上保持每周看一本书。

Q6:您觉得您对什么样的知识最饥渴?

姬连强:我对前沿的东西,对下一步发展的方向的东西,我永远充满了饥渴。

Q7:投资影视项目,您最看重的三个要素是什么?

姬连强:内容,内容,内容。

Q8:除了影视传媒领域之外,您还对哪些投资赛道比较感兴趣呢?

姬连强:我现在对快消品很感兴趣,新消费。比如说小烟、小酒、小咖啡都很感兴趣。我觉得是这波消费升级新的热点,也会出很多超级单品。

Q9:您刚才说到小烟、小酒、小咖啡。那您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吗?

姬连强:我不太会享受生活。

Q10:比如说有没有一些非常疯狂的事情,以前一直想做,然后未来可能会去做的。

姬连强:我疯狂不起来。我过去是100%理性的人,现在还有40%理性,这40%就可能压着我内心的疯狂了。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疯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