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2019-09

11

文 |赵琳 林娉莹

做得好的奶茶都出海了!自2018年11月“网红”奶茶喜茶开出首家海外门店后,相隔不到一年的时间,第三家海外店已经“新鲜出炉”——9月7日,其新加坡的Westgate门店开业。巧合的是,奈雪的茶去年也将新加坡作为出海首站。

新式茶饮近年来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助推。《证券日报》记者据天眼查统计发现,2016年是新式茶饮资本入局的元年。此后,喜茶、因味茶、奈雪的茶和乐乐茶等陆续获得亿元级别的融资,特别是喜茶和奈雪的茶目前估值皆已达到几十亿元,成为该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然而,新式茶饮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面对门店激增带来的运营管理压力、行业竞争激烈下的产品创新需求,以及如何保持口感稳定等难题。此外,其高估值也屡遭市场质疑,此前传出奈雪的茶有意赴美上市,但经《证券日报》记者求证,并非事实。

新式茶饮:资本蜂拥而至

事实上,国内茶饮行业的发展历史不过二十余年。1997年与1998年,来自台北的Coco都可和来自上海的避风塘先后成立,掀开街边奶茶店的序幕。此后,现泡鲜煮茶、新式茶饮陆续诞生。2015年,奈雪的茶在深圳开出首家店,由于自带社交属性的“大店模式”、适合拍照分享的高颜值设计和“茶饮+软欧包”的搭配,一时风靡市场,一杯难求。

从最初的粉末速溶、液态即饮、到街头现制,再到如今花样百出的新式茶饮,国内茶饮已实现四次“升级”。招商证券指出,中国现代社会茶饮的发展源于人们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的变化,随着消费观念的升级和人们对健康的追求,最初的冲泡奶茶已经逐渐被市场淘汰,而这也是新式茶饮市场规模得以迅速扩大的重要原因。

新式茶饮行业无固定场景和消费时间段的特点大幅提高了坪效,二十几元的定价也填补了饮品市场的空白区间,其出众的商业模式开始吸引众多资本的注意。

《证券日报》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奈雪的茶经营主体为深圳市品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7年初,便得到天图资本的天使轮投资;2017年7月,天图资本投资加码,A轮融资1亿元;2018年3月,再获天图投资A+轮融资,估值达到60亿元。

相比奈雪的茶,喜茶的融资速度更快,估值也更高。喜茶前身为“皇茶”,目前的经营主体为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初。成立当年便获得IDG资本、今日投资的A轮融资,估值高达10亿元;2018年4月,又获得由龙珠资本领投的4亿元B轮投资。至此,喜茶的估值已达到90亿元。

此外,近期茶颜悦色获阿里巴巴间接投资一事也受到市场的关注。而关于喜茶已完成由腾讯参投的新一轮融资、奈雪的茶有意赴美上市的消息也广泛流传。

对于上述传闻,《证券日报》记者日前分别向喜茶与奈雪的茶官方求证,前者表示“新一轮融资目前无最新消息”。后者则辟谣称:“奈雪的茶短期内无上市计划,今年都在修炼内功,做团队、供应链建设和科技化打造。”

这些成立不过几年的奶茶品牌,估值动辄几十亿元,合理吗?毕竟卖出去的奶茶杯能绕地球一圈的香飘飘,在上市两年后,其总市值也不过百亿元出头。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目前已有的咖啡品类相似案例来看,只要能卖得出去的估值都合理,但不一定会被二级市场更广泛背景的投资者认可。”

快速发展的背后:隐忧浮现

资本的热捧带来的不仅仅有估值的大幅提升,也直接带动了这些新式茶饮的快速发展。以门店数量为例,目前喜茶已在超过35个城市开店267家,奈雪的茶也已在40多个城市开了近240家店。另据美团点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全国现制茶饮门店数已达到41万家,一年内增幅高达74%,而在2016年四季度,这一数据还不足20万。

然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新式茶饮也因过“快”,还面临着管理缺失、同质化等层出不穷的问题。

今年以来,关于茶饮店内的卫生问题屡被曝光。上半年,喜茶多地有门店被曝出存在门店不卫生和饮品出现异物等问题;奈雪的茶也有门店被投诉存在环境不卫生、店员制茶操作不合规等;Coco都可江苏淮安新亚店近日更是被当地监管部门检查出原料内存在霉变水果的问题。

对此,奈雪的茶公关总监王依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品牌发展迅速对人员和供应链的管理能力要求很高,后期我们会加大对团队管理的投入,加强人员的储备和培养。”

喜茶公关总监霍玮则对记者表示,门店卫生问题是其运营工作的重点,喜茶一直在不断加强门店的现场食品卫生管理,包括设置食品卫生安全及品控专员,在外场设立专职清洁员等。“喜茶将工作的重心都放在产品和品牌上”,霍玮称,“不可否认,随着开店扩张我们需要调整我们的公司管理以让这个品牌更好地走下去。我们相信保持成长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因为在公司早期其实难免会有很多问题,问题是常见的,最重要的还是成长。”

为寻找更好解决排队问题,喜茶最近还在深圳创维半导体GO店内试用了“自提柜”。《证券日报》记者实地探访时该店店员表示,“自提柜对我们的分茶效率提升很有帮助,外卖员拿错单的现象也大大减少了。”

但除了运营难题外,因缺乏有效壁垒、门槛低、且配方易被模仿,茶饮品牌的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当前新式茶饮的原料集中在茶叶、水果、奶制品和甜品等,创新空间十分紧张。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新式茶饮行业来说,因目前已没有太多可创新的产品升级空间,技术壁垒基本上已经不复存在。如今新生代的消费思维与消费行为相比从前差别很大,他们更注重消费的品质、场景、独特和服务;但随着新式茶饮品牌的同质化日益明显,每一家都差不多,人们对茶饮品牌选择的偏好其实没那么大。”

参与喜茶B轮融资的龙珠资本,其创始合伙人朱拥华认为,这种产品同质化问题是普遍存在的,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一问题的核心在于消费者洞察,哪一家能够在该能力上率先破冰,谁就胜券在握。目前这个阶段,大部分茶饮公司还无法做到通过机制来敏锐捕捉,这时候就是看创始人的。喜茶的创始人Neo(聂云宸)在这方面我是比较信服的。”

“产品同质化是不可避免的”。王小依也对此认同。她认为,行业未来的趋势是国际化和交织性,品牌间的边界会趋于模糊,不管是茶饮还是咖啡品牌,都会产生业务交织。

活下来的关键:品牌与创新

美团点评数据显示,从一线城市远低于低线城市的茶饮门店增速来看,一线城市的茶饮门店已逐渐趋于饱和。在此背景下,头部品牌早已开始出海,寻找更远的赛道。如喜茶与奈雪纷纷选择落地新加坡,打开出海第一步。朱丹蓬认为,出海是一种打造品牌的工具,这不仅可以拔高品牌的高度,更可以进一步提高其国内外知名度。

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随着后进的企业与资本越来越多,新式茶饮的行业竞争也日益白热化,但结合产业端与资本端看,最重要的还是品牌壁垒能否形成。“因为技术壁垒已基本不存在,现在该行业竞争的关键在于两大壁垒——品牌壁垒和规模壁垒。其中,规模壁垒是可以靠资本力量进行扩张而达到的,但单店的经营好坏,最终还是要靠其品质及品牌的支撑”,朱丹蓬对此称。

“今天的茶饮行业特别像战国时期,”朱拥华表示,“现在许多品牌成长都很快,例如奈雪、乐乐茶、长沙的茶颜悦色和郑州的蜜雪冰城等,老字号的一点点和coco也在加速成长。这说明了行业发展快,品牌意识强的公司都会吃到初期扩张的红利。这是所有公司一起努力出来的行业繁荣,但再往后发展,茶饮的下半场也就开始了。“朱拥华认为,未来茶饮市场的竞争肯定会加剧,但基于当下的市场状况看来,未来茶饮行业的市场增速在未来三年都会放缓,行业的竞争会从拼增量转向拼存量,而品牌将会主导市场变量。

编辑 |白宝玉、乔川川

总审核 |彭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