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作者:云掌财经 独角兽早知道

据报道,众创空间鼻祖WeWork最大的外部股东日本软银集团正敦促这家初创公司搁置其IPO计划。

编辑 | Arti

本文仅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交易建议

WeWork一直在与软银及其他股东和顾问就是否推进IPO进行磋商。该公司因为其复杂的公司结构、治理和支付给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的过高薪酬而受到批评。

据报道,WeWork的顾问仍在评估投资者对IPO的兴趣,此次IPO的估值介于150亿美元和200亿美元之间,还不到软银1月份对这家初创公司投资20亿美元时给予该公司的47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

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

根据WeWork招股书,无法如期上市也意味着WeWork将无法获得60亿美元的信贷安排,因为60亿美元信贷额度实现的先决条件是WeWork在IPO中筹集至少30亿美元的资金。

而且对于软银来说WeWork IPO估值腰斩不仅会损害其形象,还会影响其正在筹备的“愿景基金二期”。包括摩根大通和高盛在内的承销商并不希望看到IPO被取消。他们宁愿降低估值,给该公司一个稍后复苏的机会。

据外媒报道,WeWork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与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以及其他主要投资者此前就此事进行了讨论。WeWork的主要支持者软银或将作为IPO的主要投资人,购买WeWork预计筹集的约30亿至40亿美元资金中的大部分,他们还讨论了软银是否会再投入一大笔资金来帮助WeWork挺到2020年。

一些知名的房地产投资者并不担心WeWork的乐观目标,但担心该公司的企业治理不够好,因此对这家公司的信心有所减弱。

通过从事商业房地产业务赚到了近60亿美元身家的萨姆·泽尔(Sam Zell)周三接受采访,他抨击WeWork所提供的只是市场上已经有过的东西。

“我曾经有幸投资过这种公司,事实上,此类公司早在1956年就有了。”泽尔说道。“这个领域中的每一家公司都破产了。”

他还指出,WeWork上个月披露的信息显示,该公司2019年前6个月营收15.4亿美元,净亏损却高达9亿美元以上。

“WeWork终于开始接受现实了。”一位消息人士说道。“该公司想要拿到500亿美元或600亿美元的估值,但确实不值那么多就是了。”

但时隔一个月,WeWork跌落神坛,深陷舆论的风暴——估值腰斩、投资机构唱衰、上市延期,不知道现在这些联合办公从业者怎么看?

WeWork如果无法成功上市,对这个行业的信心打击非常大,会引起连锁反应,像同样有上市打算的优客工场估计会压力比较大。相关人士谈到,“很多国内同业投资方估计都准备拿这个继续讲故事呢。”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WeWork估值腰斩的主要原因是,在目前这种市场状况下,由于未来比较强的不确定性,资本市场对于这类偏规模型的创投企业的估值模型实际上已经发生变化,但这并不单单是针对WeWork,很多国内的初创型公司也是如此。

“总而言之,WeWork动作太慢了,本应该在去年就上市。”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渠道,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所述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作为指导依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