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错把红豆当“相思”

作者│悠然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唐·王维

“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试问在千年大唐种下的那颗红豆,到底解过了多少中了情花毒的痴心情种。

没人算过,可能就连大唐诗魔王维也不曾想过,此物真的成了相思物。

相思归相思,红豆是红豆,因为,诗魔王维的这首《相思》还有另一个名字《江上赠李龟年》。

那么,李龟年是谁?是他的恋人吗?不是!那该情人吧?也不是! 他们是朋友,是挚友……

那么,大诗人真的是着了魔吗?非要弄一首情诗赠送给不是恋人,不是情人的友人。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故事还得从王维的生平说起。

王维,出身名门,是个千年难遇的艺术奇才,他集诗人、画家、音乐家于一身,二十岁便插花走马,状元加身。

有人一定会惊叹叫绝,哇塞!这不就是当代娱乐圈里的小鲜肉吗?这岂止是奇才,简直就是财富啊!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就这样一位盖世奇才的一生却是悲喜交加的一生,你信吗?

不信吧!命运这个东西谁也说不清楚,

老天给他左手塞一颗糖,就一定会夺走他右手里的苹果,有得必有失,这可能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吧。

像王维这种出身,起跑线都比绝大多数人的终点线还要高的人。特别是在那样一个殷实富足的家里度过了他美好的童年,他又怎么能不美好呢。

可是,谁都不会想到,一个个不幸也正在悄悄地向他赶来。

9岁,王维父亲去世,家道也随即中落。

尽管如此,小小年纪的王维并未因此沉沦,依然孜孜不倦的求学,上午写诗,下午弹琴,晚上画画,他努力时的样子,想想都特别的帅。

20岁那年,他在偌大的长安城,插花走马,成了荣耀大唐的状元郎。

自此,王维成功跻身上流社会,参加王公贵族的聚会、出入高档会所像吃家常便饭似的,结交的男性朋友都是一些社会名流,女性朋友也大都是宫廷名媛。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官拜太乐丞,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李龟年,而太乐丞就相当于现在的国家曲艺家协会主席。

可是,在他23岁时,因不懂官场规则,看了场黄狮子表演,被人揭发,当朝皇帝胳膊一抬,王维即被贬到山东济宁的一个小县城,做了一名仓库保管员。

从京官到县吏,由繁华到荒僻,从羊肉泡馍到煎饼卷大葱…曾经风光的青年才俊,一下子堕入到了生活的谷底,这个落差实在是不小。

没过几年,与他琴瑟和鸣的妻子又因难产而死,生活的铁锤狠狠地击碎了他所剩无几的一点希冀。

幼年丧父,中年丧妻,老而无子,这是上天赐给这个男人最大的孤独与悲痛。

300多年后,一个叫苏东坡的大文豪,在无比悲痛地缅怀亡妻时,不由得写词一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那简直是字字带泪,感人肺腑。

可是又有谁知道写这首词的时候,我们苏总的小妾正坐在他大腿上为他研墨呢。

和大文豪东坡先生相比,回头再看看我们的诗魔,他未曾给亡妻写过一首诗,却用了他三十年的独居,诠释了他心中的那份爱,终身未娶。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可能这也是藏在王维心中的那份相思吧。

其实,像王维这样多才多艺、儒雅帅气的小鲜肉,有点绯闻也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娱乐圈从来就不缺是非之人。

有人传说,当年,王维与王爷府公主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后,就开始暧昧不清,经常受邀到公主家里吃饭交流,每周至少七次,现在想想,我们的狗仔队还真是历史悠久。

这样一来,很多“专家”们也认为,王维与这位公主的关系非同寻常,更有人据此推测,说他的旷世名篇《相思》就是送给他心上之人那位公主的。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如果细品起来这首小诗,它确实像一首情诗,但其实不然。因为,古代人比起我们现代人大多还是比较实诚的,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很真挚与热烈。特别能流传至今的唐诗,大都是言浅情深,以通俗易懂为佳。

况且,古时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有些人离别后就很难再收到对方半点音讯,所以说“相思”是古代非常流行的一种情感表达。

当然,也有思念情人的情诗,比如李太白的“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也有思念故乡的,如王建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还有思念朋友的,如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唐朝文化人之间互相赠送诗文表达感情的事情特别普遍,例如,我们的诗圣杜甫同志,就指名道姓的为诗仙李白先生写了15首小情诗,又是忆呀又是梦的。

例如“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你听听是不是比较肉麻。

那么,王维和那位公主到底有没有那种关系呢?他的这首《相思》真的是写给公主的吗。

多少了解一点王维诗文的人都该知道,他是个品味超群的人,而且公主又比他大11岁,就算王维想上位,他断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思念她,毕竟人家也是皇亲国戚,除非公主主动点,还算有戏。

这一点从王维的多次被贬可以证实,王维和那位公主没多大关系,如果有关系,王维也就不至于屡遭不幸。

让我们回到我们文中开头讲的《江上赠李龟年》,显而易见,这首诗就是王维送给那个叫李龟年的朋友的。

你可能不知道,李龟年可是当时大唐乐坛的教父级人物,也就是相当于我们现在乐坛大咖,他唱出了天宝年间的盛世繁华。据说比当年周杰伦的“双截棍”还要火。

的确是这样,当年,大唐诗人们写的诗,只要能被李龟年编曲唱出来的,马上就能火,所以,大批的诗人们抢着为李龟年写诗。

你像有名气的杜甫那首“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就是这样。

当年,王维与李龟年相识于岐王举办的聚会上,一个写词一个谱曲,一个弹琴一个唱,人称“琴瑟之和”。

因为王维的诗,韵味十足,李龟年唱起来觉得十分的过瘾,外加上李龟年的嗓子清新脱俗,让王维的诗格外传情达意。

据说,他们二人的作品代表着一个时代,盛唐里最美的光阴,也一半在王维的诗里,一半在李龟年的歌声里。

即便造化弄人,生命的前二十几年花光了王维所有的好运气,此后的岁月里他也经历了太多的变故。

试想,在繁华落尽的某个午后,飘蓬江上的王维,突然回忆起曾经意气风发的那段时光,想起了那个陪他一起歌唱的靓仔——李龟年,也一定会再想起他送给他的那首《相思》。

可能,也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悲喜交集,才让王维的晚年才变得宁静、淡泊、宠辱不惊。他习惯了静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成了一个抛弃世俗的佛系青年,正因此,他才一步步登上了诗佛的宝座。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残忍,上天不是让你一出生就一贫如洗,而是把这世间所有的荣耀和幸福都给了你,然后在你面前再一一撕碎。

所以说,生命里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

让我们都好好珍惜吧,握紧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你我的心里都种下一颗红豆,做一个从容不惊的过客,山穷水尽时,坐看云起云落。

-作者简介-

作者:悠然,一位忙里偷闲的东北田园散人,以笔代锄,常常赋诗情于山水间,在风花雪月中画一幅花好月圆。寄墨砚香,本着对文学的热爱,追求文字的自然美,散文,诗歌,小说常常落墨各大网站,微信平台,深受资深的诵读老师们喜欢。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