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诗僧的一首禅诗,禅意深远,颈联尤其发人深省

生活充满艰辛,人生是一场跋涉。每一次挫折都是痛苦的蜕变,每一种心情都是难得的体验。珍惜身边遇见的每一个人,认真对待让我们悲喜交加的每一件事。陶渊明曾说,“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许多失意,经历多了,就看得淡泊了;李白也道,“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很多郁闷,遭遇多了,也变得豁达了。下面分享北宋诗僧的一首禅诗,禅意深远,颈联尤其发人深省。

居天柱山

北宋:释赞宁

四野豁家庭,柴门夜不扃。

水边成半偈,月下了残经。

虽逐诸尘转,终归一念醒。

未知斯旨者,万役尽劳形。

赞宁,五代、北宋之际的僧人,俗姓高,出家于杭州龙兴寺,精于南山律法。宋太宗时受诏汴京居天寿寺,赐号“通慧大师”。该诗主要描写了诗人在天柱山参禅悟佛时的情景,同时抒发了诗人的禅悟感受。

这是一首居山感怀诗,天柱山在安徽省潜山县西北,主峰为天柱峰。首联写精舍的空旷与宁静,没有尘世的纷扰。“四野豁家庭,柴门夜不扃”,诗人站在寺院里,四周一片宽阔,远处群峦叠嶂、近处鸟语花香,庭院与四周环境融为一体,高僧无忧无虑、与世无争,夜里睡觉时柴门也无需上锁。豁,此处为开阔的意思;扃,关锁的意思。

高僧心境平和坦然,一心向佛,“水边成半偈,月下了残经。”颔联说明修禅念经的辛苦,大师经常在溪边、月下驻留修禅,不时地吟诵偈颂和经卷。简单的10个字,描绘出大师毫无杂念的清静生活。作者用“水、月”两种柔和、清淡的意象,表现其修禅念经的生活。

传说有一个信徒要到恒河南岸去听法,他问摆渡的船夫,河水深不深。船夫说水很浅,差不多到膝盖。信徒听了很开心,就从河面上走了过去。南岸听法的人惊奇地看到他从河面走过来,因为河水有好几丈深,他们就问释迦牟尼,那人是不是菩萨的化身。

释迦牟尼否定了大家的看法,“他只不过对我说的办法有绝对的信心,才能从河面上走过来。不要被困难吓倒,事情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难,难的是你如何突破自己的内心。”

高僧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虽然修行的生活虽然清苦,也很单调,但高僧却似乎乐在其中,也很有信心和心得,甚至还觉得很悠闲。接下来抒发自己的感怀,“虽逐诸尘转,终归一念醒。”大师辗转多年,却庆幸终于皈依佛门,最后也顿然清醒。

尾联抒写高僧对禅修的认识,“未知斯旨者,万役尽劳形”,这两句大意是,不知道这种旨趣的人,只能四处奔波劳累终生。作者曾四海为家,到处游荡,最后选择礼佛参禅,也是因为厌倦了红尘,更为了醒悟心法,所谓一念醒来万事空。

细味颈联的两句话,“虽逐诸尘转,终归一念醒”,真是寓意深刻。每个人在尘世间都不容易,从孩提时代的稚嫩无知,到青年时代的莽撞和冲动,再到中年时的稳重与保守,也不知走了多少弯路,栽过多少跟头。及至晚年,终于明白事理、悟透人生,但前路短暂,变幻无常,令人唏嘘感慨。但是高僧没有因为这些而落落寡欢,更没有踟蹰不前,依然“水边成半偈,月下了残经”,最后悟得禅理,才不会如常人那般觉得“万役尽劳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