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n|免费观看手机版

在中国直播行业版图,斗鱼是最后一家尚未上市的重量级公司,YY、9158、映客、虎牙、包括转型的陌陌都早已登陆资本市场,在这个疯狂造富、吸睛、残酷、从来不乏争议的领域,王思聪、周鸿祎、李学凌、奉佑生、唐岩等诸多创业者曾在这激烈竞争角逐,而更多的平台则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

作者:薛芳 编辑:康晓

继虎牙之后,又一家中国直播公司即将上市。据报道,斗鱼将于7月17日登陆纽交所。在此之前,斗鱼已屡被传出上市消息,跌跌撞撞一年多后,斗鱼终于要冲刺撞线了。

在中国直播行业版图,斗鱼是最后一家尚未上市的重量级公司,YY、9158、映客、虎牙、包括转型的陌陌都早已登陆资本市场,在这个疯狂造富、吸睛、残酷、从来不乏争议的领域,王思聪、周鸿祎、李学凌、奉佑生、唐岩等诸多创业者曾在这激烈竞争角逐,而更多的平台则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

随着斗鱼上市,中国直播行业也将开启一段新的征途。

秀场时代 闷声发财

2005年4月,一家名叫欢聚时代(yy)的公司在广州成立,创始人是李学凌。当李学凌提出创业时,雷军拿出100万美元当天使投资帮助欢聚时代奠定了基础,欢聚时代创始之初雷军和李学凌持股一致。

“别人看到的是风口,我们却做了 5 年的鼓风机。”YY CEO陈洲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在直播行业,YY曾是市场的巨头,有着近 10 年的直播沉淀。不过,最早欢聚时代做的事与直播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一家游戏媒体平台。

2005年底,杭州人傅政军进行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成立久久情缘,他带领工程师写出了9158,谐音“就约我吧”,将久久情缘更名为9158,并将网站定位在了“秀场”模式,是中国第一个视频社交社区。

所谓在线秀场模式,就是将个人秀搬到网上,培养一批“主播”,他们通过视频的方式在互联网上展示自己的才艺,观众可以与主播进行互动,并花钱购买礼物对主播的表演进行“打赏”,主播和平台共同分成。

9158最早寻找投资时,周鸿祎有意加入,但因周鸿祎占股份较多,遭傅政军拒绝。

傅政军是一个纯生意人,他认为做生意,就一定要赚到钱。当他发现在线“夜总会”虽然客户单价高,但规模却远远赶不上KTV时,开始考虑从“秀场模式”向“多对多”量贩视频互动模式转型。

伴随着模式的转变,用户参与门槛更低,虽然毛利率变低了,但用户基础增多,到2010年底9518的用户数快要突破一亿。

9158成立一年后,六间房成立,那一年成立的还有李善友和韩坤做的酷6网,古永锵做的优酷网。

六间房创立初期跟优酷、酷6都是视频网。2008年,当刘岩看见傅政军的秀场模式做得红红火火,刘岩有点着急,他也开始推动六间房转型秀场模式,当时优酷古永锵嘲笑他:“刘岩做的那个东西太低俗了!”

当后来古永锵也做了秀场模式时,见到古永锵后刘岩调侃:“你还会说我低俗吗,你不也做了嘛”,报了当年的被嘲笑的一箭之仇。

2011年3月,在北京霞光里15号的一间民房内,唐岩带着前网易产品经理雷晓亮与高级技术人员李志威,一家名叫陌陌、主打“陌生人”社交的公司成立。同一时间创业的还有安徽人韩坤。

韩坤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推动酷6上市后曾歇了大半年时间,闲的发慌的韩坤坐不住了,他选择了二次创业,做了一下科技。

2011年,欢聚时代(YY)推出游戏直播业务YY直播,成为国内首家开展游戏直播业务的公司。同年11月,欢聚时代成为雷军投资公司中首家赴美上市的主角,而雷军七年前的一笔100万美元天使投资,账面回报超过100倍。

2013年,傅政军的天鸽互动在港交所上市。YY和9158的上市代表着直播的PC端时代已经尘埃落定。

斗鱼激进 挖角虎牙

2014年,斗鱼TV创立,创始人陈少杰,联合创始人张文明。陈少杰和张文明都是互联网老兵,而且两个人还是小学和中学同学。2008年,两个人一起创办了“掌门人”游戏对战平台,一年多后卖给了盛大旗下的杭州边锋。

陈少杰出任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在此期间,以140万的价格从A站创始人手里买下A站。陈少杰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沉溺了一阵。直到2014年,亚马逊以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的网络游戏直播平台Twitch。

这一事件让陈少杰看到了游戏直播的前景,他将AcFun旗下的生放送直播更名为斗鱼TV,专注于游戏直播。关于命名,陈少杰坦陈,“斗鱼”是泰国的一种民间动物,这种鱼凶狠、好斗。

刚一成立,斗鱼就拿到了2000万天使投资。2014年4月,斗鱼直播正式上线。斗鱼的打法在当时堪称激进。游戏直播平台之间的竞争,核心是对主播的争夺。斗鱼在主播资源的拼杀中,可谓不遗余力。

毋庸置疑,虎牙上主播最多。陈少杰出手非常阔绰,签约主播、冠名战队、广告投放均是大手笔。此外,斗鱼还给部分主播发固定工资。陈少杰坦陈,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快,快速融资快速花钱,趁其他竞争对手还没明白过来把市场做大。

融资的2000万在第一个月就花去了1500万,多数都用在了带宽和签约主播上。

剩下的钱只够发工资和维持公司的基本运作。斗鱼的这种激进的打法,非常冒险,但效果也很显著,短短几个月,斗鱼声名鹊起。

2014年9月中旬,红杉中国投资了斗鱼A轮,接近2000万美金。有了红杉中国的加持,斗鱼已经把战火烧到了YY直播门口。

虎牙不少知名主播被斗鱼挖走,比如TH000、若风、周宝龙等。在斗鱼对虎牙发动进攻的时候,李学凌的欢聚时代重点是在线教育,2014年下半年,YY的策略是防守。

那时候,李学凌把YY直播重新做了划分,单独成立了虎牙直播,深耕游戏直播领域;原YY直播则重点做泛娱乐内容。

2015年上半年,斗鱼超越了第一名虎牙。左林右狸分析,过往的成功让YY这个老虎打了个盹,给了斗鱼虎口拔牙的机会,YY日后把游戏直播业务独立出来命名虎牙。

一味防守的虎牙给了斗鱼崛起的机会,但进入2015年,游戏直播的江湖有了新来者——龙珠。斗鱼和虎牙激战时,龙珠也加入了战斗。

龙珠的创始人陈琦栋是国内电竞领域的资深参与者。在2003年,陈琦栋创办了玩家工会CPU,2005年CPU更为名PLU,并在次年开始做电竞转播与节目制作。2012年,陈琦栋曾带领公司与腾讯游戏合作打造TGA竞技平台。

陈琦栋下令,龙珠全线向斗鱼开战,挖角斗鱼LoL主播,挖不到的主播也要把价格抬上去。资料显示:2015年岁末,龙珠累计募集了5.78亿元人民币,斗鱼则累计募集约6.5亿的资金。

对于当时的战况,陈琦栋相当:“龙珠的形势可谓一片大好,斗鱼前20位的主播里,我们拿走了9个”。但对龙珠来说,形势大好但并未给龙珠带来春天,因为游戏直播行业又来了新的鲶鱼。

熊猫彪悍 思聪入场

这个鲶鱼就是王思聪。熊猫直播是王思聪创立并第一次担任CEO的公司。对于向来不缺关注的王思聪来说,熊猫直播从上线的那一天开始,就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龙珠的创始人陈琦栋后来在采访中回忆说:“2015 年我们跟斗鱼打了一仗,彼此都觉得没啥,握手言和后继续融资准备迎接新一轮扩张。突然王思聪等人带着资本杀入,一下子把行业搞得很混乱,并且不计成本争抢主播,从 2016 年开始主播薪酬大幅上涨,很多平台撑不下去最终倒闭。”

2015年9月5日的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的表演赛中,王思聪队所有人的ID之前都加了潘达踢威的字样。当晚,王思聪在微博宣布,“Panda TV” 游戏直播平台将上线,而他将出任视频直播平台熊猫TV的CEO。

王思聪的这条微博发布后,就为熊猫直播带来了流量。当时网站首页还只有一张图片,但每天仍有有100多万的访问量。“可以说,我既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王思聪接受“新浪游戏”采访时说。

2015年,在王思聪微博宣布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两天后的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2015年11月,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直播上线于2015年10月,其运营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后者注册时间为2015年7月,注册资本约1.55亿元,实缴资本为1.02亿元,董事长为王思聪,总经理为龙飞。

2015年10月20日熊猫公测,王思聪直播房间号为10000,10001是测试人员,10003为电竞选手“炉石星苏”。10月21日熊猫直播上线当天服务器被挤爆。表达歉意的王思聪第二天拿出66部iphone6s,发放给PandaTV的用户。

熊猫直播甫一上线,接连从斗鱼直播平台签下几位顶级流量主播,包括英雄联盟玩家小智、若风;其次,炉石、魔兽、DOTA等游戏阵地的知名主播也纷纷入驻;女主播方面则有韩国女团T-ara、尹素婉、周二珂等加入。

而后王思聪利用自己的人脉,拉来了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随后电竞选手Zhou、430、PDD等人和王思聪的G1战队也签约落户熊猫直播。

熊猫直播的创始人王思聪,其实最早是斗鱼的忠实用户。也有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王思聪是斗鱼的股东。

早在2014年,他就曾经在斗鱼上有自己的直播房间,ID是,俺是王校长。王思聪也曾多次为斗鱼站台,斗鱼与龙珠之间打得火热的时候,他坚定的站在斗鱼这边;斗鱼欠薪主播时,王思聪为斗鱼主播支付工资。

但王思聪对斗鱼的这种支持和默契,因为熊猫直播的诞生化为乌有。斗鱼对原旗下跳槽熊猫的主播进行了起诉,并暗指熊猫直播,称其“为了上位,恶意用畸形待遇并承诺解决违约官司,诱导斗鱼某些主播毁约跳槽”。

映客和花椒的崛起

在某种程度上,王思聪为17进入中国点了第一把火,也吹响了中国“泛娱乐”直播的号角。

2015年9月26日下午,王思聪毫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自己17ID的手机截图。就在同一天,“17”这款App就冲到了中国免费榜的第一。

17,是台湾麻吉波波(MachiPoPo)公司旗下的一个直播类App,创始人是黄立成。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做黄立行。在17上,有直播吃饭的、旅游的、拍照的、玩游戏的,非常受欢迎。

直播行业把这类内容总结为“泛娱乐”类直播,可以说是之前的“直播秀场”的升级版。

在早期的直播平台上,这些游走在灰色边缘的视频内容,为App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流量,但也同时影响了直播行业的声誉,遭到了监管部门的严厉查处。在王思聪为17站台后仅三天,这款App就被苹果官方强制下架。

2015年,几乎与17同时,国内也出现了多款泛娱乐类移动直播App。奉佑生的映客直播和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成为了17倒下后行业里的泛娱乐类直播的带头者。

加入直播阵营的湖南人奉佑生,也是一个互联网创业老兵。

在创立映客之前,奉佑生花了12年时间,做出了多米音乐。2014年,多米音乐内部孵化了最早的直播项目——蜜Live。蜜Live主要为留学生提供跨国社交服务,当用户数突破百万后,奉佑生决定停止开发,去做一款更有前景的产品。

奉佑生表示,作为出生在湖南永州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自认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

2015年5月,拿到了多米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的映客上线。一个月后,花椒直播正式上线,对外资料显示“是一个集齐超高颜值美女帅哥、热门网红、校花校草,有花边新闻、明星发布会、生活趣闻等内容的手机直播社交平台”。

花椒上线第二天,周鸿祎在微博上转发了第一条花椒直播内容。他称,“有意思,我准备每天花五分钟在花椒上分享创业经验产品心得,你会来看吗?”

一度,周鸿祎成了花椒直播最大的看点。7月,周鸿祎在花椒围观小米发布会,他表示“我觉得雷总好辛苦,还得学习滤芯”。8月,周鸿祎的宝马730突然自燃了,他竟然用花椒现场直播了起来。

期间,王思聪还上线问了一句,“老周,这么晚怎么还出漏子?”甚至,周鸿祎还直播过和程维在户外看青蛙交配,但这些诸多种种新奇的直播都没能让花椒爆红。

花椒直播的背后是360。花椒直播所属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张鹏本身就是360系的人,为北京奇虎三六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

映客上线四个月,奉佑生的湖南老乡唐岩,其作为创始人的陌陌正式上线音乐互动直播“陌陌现场”,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媒体评论,在全民娱乐直播的当口搞“音乐大咖”的PGC直播,这个有着“约炮”名声的公司看起来精神恍惚。

千播大战 强者恒强

2015年11月,多米在线、金沙江朝华等机构联合为映客投资2500万元;又过了一个月,金沙江创投和赛富基金参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完成,这次由昆仑万维的周亚辉领投。

奉佑生开始了新一轮的品牌宣传。他把广告打到了奥运会上。2016年奥运会前夕,奉佑生签了20多个运动员,指望他们拿冠军,再为映客烧一把火。结果没想到,一个冠军也没有,而其中没得冠军的傅园慧,比冠军还要火。

一度,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和熊猫直播也侵入到娱乐直播的领地。而主播为了获得更多关注,开始打擦边球,直播过程中衣着暴露、色情直播等负面新闻始终环绕着行业。因为监管等问题,映客在这一时期数次遭遇App Store下架。

这一时期的花椒直播,周鸿祎为其设了一个高度娱乐化的路线。

花椒直播主打“高颜值直播”、推出“百万造星计划”,希望把直播变成一个选秀平台,输出真正的娱乐明星。周鸿祎举办“花椒之夜“颁奖典礼,还让花椒的主播通过选拔,赢取进入《赢天下》剧组的机会。

2016年5月,奉佑生在用钱猛砸映客的知名度、周鸿祎频频为花椒站台,韩坤带着他的一直播入场了。

韩坤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他曾和李善友一起创立了酷6,后被陈天桥收购,第二次创业则是一下科技(一直播母公司),在一下科技B、C、D、E、轮融资中,新浪微博一直都在。

韩坤非常自信,因为背靠微博的一直播不缺明星流量。贾乃亮是一下科技的“首席创意官”、赵丽颖担任公司副总裁、TFBOYS是一下科技的 TFO(未来指挥官)、张靓颖则担任一直播的首席炫音官CSO……

强势走入战场韩坤预言:最多到16年年底,“千播大战”就要见分晓了,而一直播会和微博一样,成为最终留在用户手机里的那个直播App。

有人留意眼球经济,有人在闷声发大财。

2016 财年,陌陌净营收5. 531 亿美元,同比增长313%,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1. 453 亿美元,相当于 2015 财年的 10 倍。直播业务成为“收入和利润持续增长的最大引擎”。

那一年,赢得不仅仅是陌陌,还有王思聪和他的熊猫直播。

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王思聪成为胜出的那个人,成为行业第三,超过了龙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战旗。那一年的下半年,熊猫直播开始向泛娱乐直播平台转型。熊猫直播转型是非常有决心的,从其slogan就可以看出,泛娱乐直播平台。

熊猫直播在PCG领域做过尝试。2016年6月,熊猫直播联合了芒果娱乐、腾讯视频上线《Hello!女神》;2016年12月,由王思聪亲自参与的《小葱秀》也正式开播,阵容堪称豪华,拉上了灿星制作,也与东方卫视大屏联动。

那一年,王思聪也是倾注了满满的热情到熊猫直播,时不时在微博上给熊猫直播站下队。

一直保守的虎牙在2015年重整了团队,但已被斗鱼超越,成为游戏直播行业的第二名。2016年开春,虎牙因为对手游王者荣耀前所未有的投入,用户大幅增长,重回游戏直播行业第一名。

王思聪高价“挖”人,斗鱼每年1.1亿签约主播、虎牙每年1.2亿签约主播。而在这三个平台之间,主播频繁流动。

2016年底,虎牙从YY里正式分拆,并迅速完成了一轮由中国平安、高榕资本、亦联资本、晨兴创投等投资的7500万美元A轮融资。一年前还“锐气逼人”的龙珠,却在2016 年,仅以3.2 亿美元的价格卖身给了苏宁。

龙珠淡出了游戏直播的战场,其经历了游戏直播的初赛,却无缘复赛。

映客上市 熊猫跌落

2017年媒体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直播行业,因为当时没有哪一个行业像直播这样,迅速成为风口后迅速跌落,直播行业迎来洗牌,包括光圈直播在内的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

即便如此,整个直播行业并未迎来大洗牌,处于行业第一阵营的直播平台仍在牌桌上。这是因为2017年上半年,虎牙、斗鱼、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熊猫直播也于2017年5月初和5月底完成了两轮融资。

2017年5月初,熊猫直播完成A+轮融资,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投资,额度未披露;2017年5月底,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等5家跟投,融资额度为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那一时期,熊猫直播很顺畅的完成了融资,但2017年和2018年,王思聪对熊猫直播不那么热情了。王思聪也没再发过关于熊猫直播的微博了,相对应的是王思聪在微博上频繁与IG互动。

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所属公司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大股东为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直播19.35%,是第二大股东。

2018年10月,王思聪又出让了部分股权给周鸿祎。有内部人士爆料称,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

据《猎云网》报道,2018年年底,360曾考虑收购熊猫直播以平账,但最后时刻王思聪没有签字,转而将自己的花椒股份与周鸿祎进行了置换。早前,有消息称,与王思聪私交甚好的主播PDD出走熊猫,也疑与360接盘有关。

风口不在,融资艰难。这是熊猫直播在2017年5月融资后的行业现状。奉佑生为了进一步稳固映客的优势,打算上市。而直播行业频频触及监管红线,尤其是经历了被App Store下架,因此借壳上市是映客当时唯一的出路。

2017年5月,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映客不低于50%的股权。9月初,宣亚国际公布了收购方案,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映客创始人团队48.25%的股权,交易价格约28.95亿元,映客估值为60.5亿元。

有媒体透露,宣亚收购映客的现金,名义上是由其四大股东提供的借款,但实际上,收购款74%都来自于映客创始团队。这是一起借钱给别人收购自己的案例。眼看着“直播第一股”即将出世,但2017年12月,宣亚国际终止收购映客。

宣亚收购映客失败后,奉佑生在独自谋求上市这条路上一条道走到了黑。2018年7月,映客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市值突破100亿港元。

当移动直播平台的红利期过去后,花椒也在寻求新的发展方向——重启PC端,花椒将目光瞄向了最早做PC直播的六间房。2018年6月,花椒传出与宋城演艺旗下六间房重组,原六间房创始人刘岩将出任新集团CEO。

六间房与花椒重组后,也被传出IPO计划。

后直播时代

2019年3月7日,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COO 张菊元发布内部信,确认熊猫直播将关停。其内部信称,“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阐述,“从 2017 年 5 月融资后,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 5 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3月份,王思聪参加了前熊猫主播、前DOTA世界冠军伍声的婚礼,并担任了伴郎,贺礼是辆劳斯莱斯。有消息称伍声离开熊猫直播时被欠了工资,他找到王思聪,王思聪建议他去起诉熊猫直播。

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熊猫直播在最后的关站公告中表示,从2015年9月21日内测开始到正式闭站,熊猫直播已经运行1286天。

时至今日,公众期待王思聪能说些什么,但迄今为止,王思聪的微博仅有几条和游戏相关。为他带来盛名和荣光的IG俱乐部,3月31日已宣布入驻斗鱼。

短视频行业的兴起,抢走了直播行业的荣光。2016年短视频在直播的光环下野蛮生长,到了2017年,则被成为短视频元年,风口效应凸显,成为资本最关注的领域。

华映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刘天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主要是投平台,而平台的头部效应很明显,行业进入洗牌期之后就没有太多投资标的了;短视频主要是投内容,持续有新人做出新东西,在市场上能立足,就会持续有人投短视频。”

2017年,一条完成4000万美元C轮融资;二更完成1亿元B+轮融资。快手拿到了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梨视频完成了人民网旗下基金的1.67亿元Pre-A轮融资,背后金主是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

进入到2018年,钱荒来袭,2018年是VC行业进行整合的一年。

“第二季度和去年同期相比,融资量跌了80%。”汉能资本创始人陈宏告诉腾讯《深网》,“4月27日颁布的资管新规,银行不给母基金出资了,母基金也就没钱投出去了;突然间很多LP不见了,基金就停摆了。”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进入资本行业寒冬。

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在2018年明势资本的年会上表示,“我们先回顾一下上轮资本寒冬,始于2015年7、8月份的股灾,结束于2016年底,市场上的钱去哪儿了?结论就是当年的钱都投在头部项目,如滴滴出行,蚂蚁金服、美团等。”

如此看来,熊猫直播在2017年5月融资后,接下来的22个月在融资上颗粒无收,亦是行业常态。在互联网资本寒冬时期,“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骨头没得吃”是最真实写照。

2018年3月斗鱼和虎牙分别获得腾讯独家融资6.3亿美元和4.6亿美元,当年5月虎牙赴美上市后,斗鱼也首次公开了IPO计划。而为行业老三的直播熊猫直播则陷于尴尬境地,直至关闭。

直播,从资本关注的风口到一片寂寥,也不过短短两年,短视频的兴起使得直播行业成为资本的过山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周鸿祎曾在年会上反思,“我在不合适的场合睡了一觉,当我睡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都变了,我发现除了我成网红之外,互联网游戏规则真的都变了。”